•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极品小赘婿TXT下载>>极品小赘婿>>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吵架还是免了吧TXT下载
    分享到:

    极品小赘婿: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吵架还是免了吧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大唐目前文风鼎盛,武力羸弱,这是众所周知的。

        正是因此,作为一介文人,李向白才能得到如此礼遇,虽然仰着头显得有些高傲,但是并没有人因此反感。

        呵,读书人嘛!骄傲一些也正常!

        有的人见过李向白,也有的没见过,有一小部分人围上来就有一大部分人围上来,趋之若鹜。

        “这就是那在梁州中秋诗会夺了头名的李向白李公子?”

        “可不就是嘛!李公子大才,区区一个梁州诗会,对他来说犹如探囊取物呀!”

        “是极是极兄台可否见过李公子那“少年不识愁滋味”啊?”

        “呵呵,曾有幸见过一次确有大家之风啊!”

        那人做回忆状,一脸陶醉的样子

        远处的张十二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差点吐血了:好家伙,这货原来还是靠着自己的词出的名,尼玛,劳资好歹都是剽一剽那些死去先人的诗词,这货却直接剽自己的我还没死啊!

        张十二好想仰天长叹一声:

        论剽窃,我不如他啊!

        一旁的陆馥婧也注意到了张十二那郁闷的模样,一脸的忍俊不禁,笑着说道:“之前我就说去找他,你还不让,看看,现在让他得了这么大的便宜!”

        然后又继续说道:“不然咱们去戳穿他?”

        说着,陆馥婧一脸跃跃欲试的模样。

        心结打开的陆馥婧,又恢复到了原来那个陆家大小姐的模样,倒是让张十二倍感欣慰,但还是摇了摇头,道:“不急不急。咱们且看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作为打脸专业户,暴力小王子,张十二可是十分懂得打脸的时机,好钢用在刀刃上,好脸打在关键时!

        陆馥婧耸了耸肩,也不再多说,张十二可从未让她失望过

        被人围在中间的李向白感觉不要太好!

        上次去梁州是为了追秦雨桐,结果秦雨桐没追到,他却因祸得福捡了一首词,拿了梁州中秋诗会的头名并没有让他太过在意,因为错失秦雨桐,他还是有些失望的回了荆州。

        可谁知回到荆州,自己就火了,准确的说是他捡的这首词火了!

        平心而论,这词无论是从书法还是内容和意境上,那都堪称精品,所以被人看到宣扬开之后,马上就在荆州城里传开了。

        开始的时候,他还担心这首词并非他写的,若是传扬的太广,会不会被原作者发现了找上门来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并没有人来找他,他甚至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上天送给他的啊?

        之后他的住处每天都有人登门拜访,更有许多权贵特别邀请他,这让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荣耀,整个人也似乎有些飘飘然了。

        这不,今天又接受到了太子的邀请,来到东宫都能受到如此礼遇,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李向白对着众人拱手致谢,慢慢的穿越了人群,来到了太子面前。

        “李公子一首“少年不识愁滋味”名满荆州,风头怕是要盖过泽新了,哈哈”

        在荆州的年轻一辈里,杨泽新的诗词无疑是拔尖的,也有“荆州第一才子”的美誉,可自从李向白这“少年不知愁滋味”传开之后,已经有好多人在私下里把他称为新的荆州第一才子了!

        听了太子的话,李向白心中得意,但还是平静道:“太子殿下谬赞了!杨公子才是真正大才,李某不过是个追赶者而已,哪里敢跟杨公子相提并论?”

        太子笑着转头看了一圈,然后对康王世子说道:“哎,泽新呢?之前不是还见过他吗?”

        “回太子殿下,杨公子说有些不太舒服,先行回府了”

        “哦?这样啊?那就可惜了”

        太子有些惋惜道。

        一直站在后面的郝健听了康王世子的解释,冷冷的“哼”了一声,心里充满了鄙视!

        他可不信杨泽新真的是什么不舒服,刚才还见他好好的,怎么突然不舒服了?

        呵呵,估计是见到那个张易怕了吧!

        这个怂包!

        殊不知郝健只顾着编排别人,而他自己现在也怕张十二怕的要命,而且他有些纳闷:为何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有他一个人敢动手打人呢?

        其实真深究起来的话,还是因为张十二比他们更不要脸或者说更无所畏惧!

        在公众场合大家遇到都嘻嘻哈哈,真不对付的话也会跟当初的莫邪跟木想言一样,互相对喷几句,哪里敢真的动手?

        但是张十二不怕,打就打了,你又能如何?

        对方有背景,他背景也不差,真追究起来也是各打五十大板的事,怕个球?而且他每次打人可是都理由满满,像杨泽新跟骆行建,那就是打了白打的典范!

        最重要的是,张十二不怕得罪人,影响仕途,大不了就把他发配回梁州,反正他也不愿待在荆州,而且还有点迫不及待的离开呢!

        所以说嘛,无知者无畏,无畏者无敌。

        很显然,张十二属于后者。

        “李公子,可否愿意在这宴会里作诗消遣一下?”

        康王世子在旁边问道。

        他刚才跟太子商量的主意就是借李向白之手好好的羞辱张十二一番,这里一群人就他一个武官,若是让他赋诗作词哈哈,一定非常有意思吧?

        李向白现在自信心爆棚,被众人捧的有些飘飘然,也不多想,笑着答应道:“难得世子抬爱,我辈读书人,作首诗词那是再平常不过的!”

        太子跟康王世子对视一眼,会心一笑,然后康王世子对着众人拍拍手道:“今天能得到太子殿下邀约前来的诸位,本王相信都是爱好诗词的文人,对赋诗作词一道想必深有研究!”

        康王世子的话出来,院里顿时安静了,每逢宴会之际,赋诗作词都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而宴会中能否出好诗词也要看宴会的规格。

        小宴会请的文人自然不出名,作不出好诗词也是自然,但是现在可是太子的宴会,还有李向白这种大才子,所以,众人对接下来的这个环节有些期待了

        看众人的目光都被自己吸引过来了,康王世子不急不慢的说道:“既然是赋诗作词,大家也不必拘泥于官职身份,畅所欲言,以文会友就好!”

        这话说完,人群中一片哗然,他们参加了那么多次宴会,还第一次遇到这么玩的。

        不拘泥于官职身份那意思不就是在鼓励那些身份不高但才学很好的人吗?

        这种规则到底是想干嘛呢?

        想干嘛当然只有太子和康王世子最清楚!

        既然他们想让张十二难堪,就是要让李向白写诗打他的脸,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可若是开口就叫他“张将军”的话,估计以李向白的性格,当场就怂了,哪里还敢写诗打张十二的脸?

        因此可以看到,为了张十二,这两人可谓用心良苦啊!

        “诸位或许跟我一样,都是第一次见到张公子。张公子能独得太子殿下的赏识,想必才学甚高,今日何不跟李公子以文会友,切磋一番呢?”

        顺着康王世子的眼神,众人也知道了他口中的“张公子”所指何人,这才有些恍然大悟:绕了那么大一圈,原来是为了这个人啊!看来他确实得罪了太子跟康王世子,不然怎么会点名让他跟李向白切磋呢?

        在他们眼里,跟李向白比写诗词那简直是自取其辱啊!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此刻都显得比较亢奋,这种剧情他们最喜欢看了!

        “鄙人才学不高我看就不必了吧,唐公子?”

        “”

        此话一出,全场愕然。

        众人的脸通红,是因为他们在憋着怕笑出来

        康王世子的脸也通红,是因为气的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张易会如此大胆,自己一个世子叫他个张公子那有什么,可是他却称自己唐公子,简直大胆啊!

        可是他又不能生气,谁让这个规矩是他刚提出来的呢?只怪眼前这人太狡猾,让他搬起石头来却砸了自己的脚

        “张公子不必自谦大家就是切磋一下而已,输了又有何妨?”

        康王世子脸上带笑,“好心”的劝说张十二。

        “唐公子或许会错了意,我是觉得这位李公子乃堂堂荆州才子,若是再败在我这才学不高的粗人手上,岂不是太丢脸了吗?”

        装比大魔王张十二上线,非战斗人员请速速撤离!

        “”

        “原来是你!”

        正当众人都被张十二这话雷的外焦里嫩,还在揣摩他那句“再败”是什么意思,难道李向白原来曾经败给过他时,就被一声暴怒给打断了。

        说话的人正是李向白,他已经来到了张十二身前,看清楚他的脸之后,才愤怒的说出了这一句。

        在康王世子说第一句“张公子”时,李向白就看到张十二了,当时他只觉得眼熟,但是不敢断定,因为之前他见的那个书童身在梁州且穿着一身素布麻衣,而现在这人穿着一身华丽的长袍,所以他不敢相认。

        可等张十二开口说话之后,他就确定了,就是他!

        李向白对这个连骂他三句“老母”的书童可谓印象深刻,这声音怎么会记错?

        “呵呵,李公子,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正是在下!”

        张十二一脸贱兮兮的笑道。

        康王世子跟太子对视一眼,眼神当中充满了好奇,这俩人之前就认识?

        不过很快就释然了,而且脸上还带着了然的笑意:听说这个张易在梁州生活了六年,而李向白几个月前去过梁州,所以才会认识,最主要的是,看两人的反应,貌似不太和谐啊!

        呵呵,不和谐好,就怕太和谐呢!

        “李公子,你跟张公子认识?”

        太子笑着问道。

        “回太子殿下,在下可不认识这无德之人!”

        “哦?此话怎讲?李公子切莫在这里中伤张公子哦”

        太子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实则乐开了花,有些事他不方便出手,可是有人方便啊!这实在是太开心了!

        “太子殿下,你莫不要被他这身好皮囊给蒙骗了!这人简直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从他嘴里出来的那粗鄙之话哎,在下实在说不出口啊!”

        李向白感情真挚,十分悲恸,在他看来,张十二就是个长得好看点的下人,除了嘴皮子溜的很,骂人难听之外,实在想不出他何德何能能来到东宫之内

        太子听了,对康王世子这个计策可谓异常满意,看样子李向白并不知道张十二的身份,若是让他知道的话,肯定就不会听到这么精彩的话了

        “李公子稍安勿躁张公子,对于李公子的话你可有异议?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何误会呀?”

        太子一脸“好心”的问道。

        “误会不至于吧?谁会懒得跟手下败将发生什么误会呀?呵呵”

        一切尽在“呵呵”中

        而李向白却要被这“呵呵”给气炸了,手下败将?话能张嘴就说?

        “一派胡言!你这粗鄙之徒怕是连如何赋诗作词都不会,还敢说我是你的手下败将,可笑,实在是可笑!呵”

        李向白也想试着“呵呵”一声,好嘲笑一下张十二,但是他的表情太僵,完全呵不出来

        在他看来,张十二完全就是信口开河,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他可没有跟这人有过什么诗词的交集,再说那梁州中秋诗会上,他可是拿了头名的,更不可能是谁的手下败将!

        嗯?那首词?难道是他写的?

        怎么可能!

        李向白摇了摇头,自己在心里就否定了,那等佳作,岂是这般粗鄙之辈作的出来的?这么一想,他才算放心下来

        “我说两位公子,这宴会之上可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们可莫要吵了,让人笑话!”

        康王世子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心里却恨不得说快吵快吵,最好是打起来才好呢!

        张十二可不遂他的意,大手一挥道:“还是唐公子说话在理!在下家教甚严,对于吵架一事可是生疏之至,自然不像你们读书人一样熟络,所以,吵架还是免了吧”

        “”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极品小赘婿,小说《极品小赘婿》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极品小赘婿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吵架还是免了吧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