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报告教官,回家煮饭TXT下载>>报告教官,回家煮饭>>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父亲的私心TXT下载
    分享到: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父亲的私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常笙画盯着任筱鸥的脸看了几秒钟,不知道想到什么,她连招呼都没有打,就直接推开任筱鸥往里走。

        “长……笙画!”任筱鸥下意识去拦,但是刚一动就被宁韶明给拦住了。

        安秋站在外头没动作。

        门口的动静传到了室内。

        客厅里有点昏暗,没开灯,常笙画刚扫视四周一圈,另一个人就从房间里走出来了。

        宁韶明警惕地回头看了一眼,下一秒就愣住了。

        常笙画更直接,在看清楚这个人的脸之后,她连一句话都没说,毫不犹豫走过去——将对方踹翻在地!

        任筱鸥倒吸一口冷气。

        宁韶明快步走过去拉住常笙画,“常小花!”

        常笙画本来还想再动手,但是被宁韶明一拉,她就皱紧眉头没有继续动作,可脸上明显压抑着怒火,她盯着地上那个一言不发、也没有还手的男人,眼神比寒冰更冻人。

        男人拒绝了任筱鸥的搀扶,站在常笙画面前,低着头不吭声,被这么突然踹倒,他也没生气,反而还一副任打任骂的姿态。

        常笙画盯着他,一字一顿,如同深渊回声:“关、一、径。”

        师装三连连长、关韫庄的儿子关一径,一个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

        关一径抿紧了唇,“花姐。”

        常笙画冰冷的目光扫向任筱鸥和门外的安秋。

        安秋一脸淡漠。

        任筱鸥被看得毛骨悚然,欲言又止。

        常笙画重新看向关一径,寒声道:“谁让你来的?”

        “……我自己过来的,”关一径道,“你别怪他们。”

        常笙画都被气得笑出了声,看向任筱鸥,“你知道他是谁?”

        任筱鸥动了动唇,然后没说出话来。

        ——关一径跟踪过她,任筱鸥当时没注意,过后必定有所察觉,如果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怎么可能跟他一起出现?!

        常笙画了然,头也不回地道:“安秋,出声。”

        安秋立刻道:“刘处安排的。”

        连刘方都知道了,看来关一径的身份已经在You-Kno-ho那边摆在明面上了……

        常笙画冷笑,“关连长,看来我现在是没什么资格听你跟我商量事情了!”

        关一径迟疑地看着她,“抱歉,我只是……”

        常笙画冷漠地看着他。

        气氛一时凝固。

        宁韶明终于开了口:“笙画,老关,坐下来说吧。”

        他和关一径是多年老对头,又是常笙画的男朋友,他这么一开口,总算是让紧绷的气氛微微缓和些许了。

        常笙画和关一径面对面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安秋随意找了张离他们很远的凳子坐下来,摆明不打算掺和这件事。

        宁韶明随意地扫了一圈屋内的情况。

        屋子里没太多生活的痕迹,只有面包和矿泉水,连个烧热水的壶都看不到,显然是临时落脚的,而且并不是今天才过来的。

        任筱鸥小心翼翼给他们各自拿了瓶矿泉水,眼神偷偷瞄着常笙画,又给宁韶明使眼色。

        宁韶明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手势,表示他也不打算过度干涉这件事。

        反正他只负责安抚他家女魔头的情绪罢了,要是她冷静了下来,宁韶明就不插手了。

        常笙画坐在那里,好半晌没开口,而是一直低头在发着信息,似乎在和什么人沟通。

        几分钟后,一个电话打了进来。

        常笙画接起来听了几句,然后冷静地道:“我知道了。”

        那边又说了句什么,她停顿了一下,才道:“您放心,我能理解的。”

        常笙画放下了手机。

        宁韶明略显担忧地看着她。

        常笙画对他轻一摇头,然后视线落在了关一径身上。

        关一径不由自主地愈发挺直身子,像是在等待一个宣判。

        常笙画眼里的冰冷已经敛去,只剩下满脸的冷漠,“你见过猫哥了?”

        关一径迟疑着点了头。

        常笙画嘴角讥诮地勾起,“什么时候?三个月?四个月?很好,半年以前。”

        关一径默认了。

        常笙画收紧了下颔。

        上一次她和关一径见面,已经是去年年底军队表彰大会的时候了,那会儿关一径刚被金先生的一封信误导,还试图从任筱鸥身上找出线索,被常笙画警告了一番。

        常笙画已经把关一径排除在了整件事情之外,最近半年里也很少主动联系常笙画,本来常笙画以为他足够聪明,被警告了便会就此止步,但没想到他这么安分不是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不能插手,而是他从别的渠道拿到了别的消息!!

        再看任筱鸥,她听到猫哥的名字也没有什么惊讶的表现,显然也是已经提前知情的。

        常笙画心想,她真是把太多的心思放在帝都那边了,以至于没有留意到自己背后的人出了问题……

        她想过一万个说法来将真相婉转地告知关一径和任筱鸥等退役队员,现在看来是没必要了。

        至于苗凤纤和苗鹞瑶为什么这么做——

        苗凤纤应该是处于愧疚想要亲自对关一径谢罪,苗鹞瑶……怕是已经什么都顾不上了。

        常笙画盯着关一径,忽然就笑了,几分冷意几分悲哀,“小关,不是我想拦着你,是你爸从没想过让你参与进来。”

        关一径怔住了。

        常笙画低头去看自己的手,自嘲地弯起嘴角,“算了,你有你的选择,我的确不该干涉你。”

        不让关一径碰You-Kno-ho的事情,这是关韫庄的愿望,他不介意自己的儿子继续从军报国,但他希望他儿子走一条不需要躲在暗地里的路,光明磊落,坦坦荡荡,不至于有家都回不得,有亲人却不能随意靠近……

        关韫庄从不后悔自己选的路,可这是他作为父亲的仅有的私心。

        常笙画想帮他完成这份私心。

        偏偏她没做到。

        关一径有点不知所措,“对不起,花姐,我不是……”

        他语无伦次地说着,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了什么,颓然道:“我只是想要真相。”

        宁韶明下意识地看向他,嘴唇微动,不过还是没开口说什么。

        其实他本来想说他能理解关一径的做法,因为他加入调查组的理由和对方一样,都是想要查明白背后的真相……

        不同的是,宁韶明会在做了决定之后会和常笙画商量,让她做好心理准备,而不是等到事情藏不住了才来坦白。

        宁韶明可以想象不喜欢被骗的常笙画是如何的愤怒,以至于刚才一进门就失了态。

        关一径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一点,不过他信任常笙画不会害他,却不信任常笙画会允许他直接参与这件事。

        常笙画看出了他的想法,漠然道:“你想得对,如果我知道猫哥联系了你,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接触这件事。”

        关一径不知作何表情。

        常笙画直直地看着他,“寻市的事情……你和苗鹞瑶一起做的?”

        关一径默认。

        常笙画淡淡道:“以你这引火自焚的本事,我倒是很庆幸我没拉你入伙……关一径,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

        关一径面露难堪,“我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着急……更没想到会牵连到你。”

        常笙画问:“你知道她已经一无所有了吗?”

        关一径顿住。

        “猫哥也是一样,他们什么都不怕了……”常笙画盯着他,“你跟亡命之徒合作的时候,过脑子了吗?”

        宁韶明拽了拽常笙画的衣角,“笙画……”

        任筱鸥也欲言又止。

        关一径只是苦笑,“花姐说得对,是我犯蠢了。”

        他也没有觉得常笙画对自己曾经的队友的评价太过分,她的语气都不带贬义,只是陈述——苗凤纤和苗鹞瑶的确什么都不怕了,他们的一生早就随着他父亲关韫庄葬送在了当年。

        关一径想要知道真相,但是他也没有想过违背关韫庄的意愿,把自己也填进这个吃人的旋涡里,只是一步错步步错,在关一径选择将苗凤纤联系他的事情对常笙画隐瞒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关一径忽然就理解了常笙画不让他插手的原因。

        不仅仅是因为想要保住他,更多的是看出了他没有这个能力去参与这些事情,苗凤纤和苗鹞瑶尚且有愧于他,拼命一搏之下却也顾全不了他的存在,更何况是其他人知道了他和关韫庄之间的关系……

        他们不会弄死他,但是他的履历被摆在了上层人的面前,这次付家的事情被彻底清算还好,万一调查组的这次行动出了什么问题……

        关一径不可能不受到任何牵连。

        他会为自己的选择承担代价,不过他明白,有些代价是会让他一生遗憾的。

        常笙画再也不会跟他交心,也许他们的交情就止于这一步了,甚至可能以后再无更多交集……

        他失去了一位对他有救命之恩的恩人,还为对方带来了个烂摊子,最后关一径还得坐在她面前,等着她帮忙收拾残局。

        帮不上忙也罢,偏偏还要为自己重视的人带去风风雨雨——对于一个性格过分正直的人来说,这样的代价才是让关一径最痛苦的。

        常笙画冷静地看着关一径,“我不是来听你忏悔的……苗鹞瑶在哪里?”

        <div css="con_l"></div>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报告教官,回家煮饭,小说《报告教官,回家煮饭》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报告教官,回家煮饭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四章 父亲的私心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