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TXT下载>>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章节目录 我本逍遥TXT下载
    分享到:

    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章节目录 我本逍遥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白家内宅正厅里,众人正欢乐的嬉笑吃喝着,突然,窗外闪进一个漆黑的人影。

        对于殷无术的出现,婉桃都已经见惯不怪了。殷无术忠诚的行礼道:“阁主,后事都办妥了。那衙役还被关在牢狱中,您看是否永绝后患?”

        沉吟片刻,白沉舟答道:“把原来商议好的价钱给他,连夜送他出城,让他永不回金陵。”

        早有窗外的暗卫领命而去。婉桃小心翼翼的问白沉舟:“小姐,这是不是过于仁慈了……”

        “哦?你的意思是我不该放了他?”

        “小姐教过奴婢不应有妇人之仁。那衙役知道这么多,万一他哪天与慕容家勾结,或是想敲诈咱们一笔…。”

        “嗯,婉桃,不错,把我交给你的都学到了。但是,这可不是妇人之仁,如果他敢不听我的回来了,金陵守城门的守卫里有零阁之人,会第一时间斩杀他的。我只是不会亏待帮助过我的人,不管他是为了名利还是情义。”

        “那碧春…。”

        “碧春已经在狱中咬舌自尽。”殷无术平淡的陈述道。

        白沉舟不由低头沉思。那柳公子柳平安的确是被慕容榭推出去当了替罪羊,但他当初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自己的心爱之人投靠慕容家的。这种没有长远眼光,目光短浅的庸夫偏偏颇有才情,在春满楼里还真收获了一众芳心,关键是有几个女子甘愿为他赴汤蹈火。锦瑟是一个,碧春又是一个,所以当初才相信她们不会倒戈让她们参与计划,因为爱情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这点,白沉舟知道,或者说,繁天知道…。

        见她久久不能回神,季北轻轻在她耳边拍了拍手:“嘿,神游完了吗?遇到何方神圣了啊?”

        白沉舟莞尔一笑:“好了,今晚该有贵客驾临,都去准备一下吧。”金陵,慕容家。

        内宅一院。

        百花争艳的院子里弥漫着清丽的奇香,主屋内,安神的熏香萦绕不绝,珠帘翠缀的仕女帷后一个绝色女子粉帕遮面,身子微微抽动似是在暗自抽泣。

        一旁的侍女捧着食盒轻声劝道:“大小姐,您吃一点吧,一天都没吃东西了,身体会扛不住的。”

        “闭嘴!”慕容明婉凶神恶煞的扔来一个宝壶,玻璃碎了一地,割伤了跪在地上侍女的膝盖。

        “那件事,怎么样了?”

        “老爷派人去衙门找了,但是那个人已经畏罪自杀,尸体已被悬在东门,按诽谤罪记案。”

        “怎么会这样…。”慕容明婉听到后似是收了沉重的打击,整个人倚靠在金丝枕上,“如果他不能提供证词,那岂不是就指证不了白沉舟那个贱人了,那我岂不是还要被人耻笑!”

        其实外头已经起了很多流言,说慕容明婉和一个衙役私通,不料东窗事发,败露之后将那人暗杀,以绝后患。当然,侍女是不敢告诉她的。

        “我要见父亲!我要去书斋见父亲,扶我去!”

        “小姐,老爷真在书斋里发气呢,现在处置了不少门客下人,连三公子都被拉到门口跪倒了现在。您现在去,恐怕老爷他…。”

        “我不管!我一定要父亲早点除了那个贱人,只有她死了,我才能把一切都推到她身上,快点!”

        侍女见她如此疯狂,怕是已经理智尽失,便不敢违抗,一行人疾步来到了慕容清长待的书斋。

        慕容清正凶狠残酷的在院子里处置他怀疑的门客下人,经过这天的事情,他现在是草木皆兵,六亲难信,把平日里有点心计的人全拉出来审问,誓要揪出外通白家的叛徒。一时间,院内是一片腥风血雨,被施以极刑的人一个个捆的严严实实,连哭号求饶的力气也没有了。鲜血满院横流,尸体被堆在一边,看着那些还没冰凉的躯体面上眼珠几近爆裂,面目全非,狰狞可怕,进院的侍女不由脚下一滑,趔趄不前。

        而慕容明婉像是没看到这些一样,快步走过庭院,耳边充斥着不断被拉来的人的叫喊求饶,如听虫鸣。

        不顾侍卫阻拦,慕容明婉闯进了慕容清的房内。正焦头烂额的思索对策的慕容清看到欲问人事的女儿更是头大,正想呵斥她滚出去,却不料慕容明婉当即跪下拉着他的衣袍哭道:“父亲,女儿不活了!白沉舟那个贱人如此侮辱女儿,您都不为女儿报仇!当初为了讨好墨家,您把女儿送去给墨君归那个混蛋任他欺侮,不仅害的女儿无法出嫁,还让墨家人嫌弃不肯将女儿纳入墨家。女儿受尽了委屈却没有违抗您,但现在女儿再也不能忍受白沉舟骑在头上作威作福了,您知道现在外面的人怎么看女儿吗?他们说女儿就是个荡妇!您知道外面的人现在怎么看我们慕容家吗?他们说我们慕容家都是一些伪君子,吃里扒外的小人!这些都是白沉舟干的啊!大哥也是她杀的!慕容家都是她害的!”

        慕容清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她知道白沉舟不能留,但慕容明婉这分明是在给他添堵。正想扶女儿起来,却不料慕容明婉躲开了他的手,双目赤红,大声说道:“既然父亲如此害怕白家那群乌合之众,不愿意为女儿报仇,那女儿宁愿以死明志!”说着,就要向一旁的八宝炉撞去。侍女们眼疾手快的拦下,这才没有闹出人命。

        慕容清看着哭的如清月飞云的女儿,不禁心生怜悯,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就算你不来央求父亲,父亲也会出手杀了那个贱人的。白沉舟一死,慕容家的所有罪状都会报销,你的清白也会有个交代的。”

        慕容明婉这才止住撒横耍泼的势头,急切问道:“要等到多久才能见到那丫头的人头?!”

        慕容清思索片刻后,终于以实情相告:“就在,今晚。”

        夕阳终于带走了最后一片染红的云霞,退在了西边山头,星月相继出现,月明星稀,风清云淡,月光洒在院子里,退去了满地鲜血的最后一丝温度。

        “白沉舟,我要你下地狱!”

        白家这边,外院湖边回廊。

        季北一脚踏在石椅上,一脚悬在空中晃悠,身子倚在椅背侧,盯着水中那弯新月,手中提着只酒罐,不时往嘴里倒。他玄衣高束,眉目间似有万般情义,双眉微折,道是无晴却有晴。

        忽然,他嘴角微扬,手中的酒罐向身后飞去,却被一只白皙如玉的手稳稳接住。来人也是一身玄衣,眼眸暗含冷光,面容漂亮的不输季北,只是他眉目无情,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如皓月冰川,冰冷魄寒。

        “林兄,怎么有空来赏月啊?”季北温雅一笑,如春风醉人,朗朗无瑕。

        林陌也不见外,坐在他身边,仰头提酒。

        “怎么,这酒是白水啊?”

        季北的笑意更深了:“是酒是水,谁说了能算?酒能溺人,水也能醉人。”看着林陌挑眉,季北只好嘿嘿一笑。

        “好吧,实际上我就是在湖边琢磨怎么喝酒姿势最潇洒,女孩子们最喜欢。”

        林陌听后又是一愣,随即大笑:“若水,你也真是够奇。这么说不是招沉舟打吗?”

        “她啊,”季北拿过酒罐,闷了一口,“早就知道我是这幅德行了。”

        林陌微微眯眼,又来了,这种毫无保留的熟悉,像是在炫耀他们的关系一样。

        “她跟你,什么关系?”

        季北握着酒罐的动作微微一滞,繁天,你这个老师,该不会对你生出了师生以外的感情吧?那可就好玩了。

        “想知道?”季北霎时玩心大起。

        林陌微微笑笑,仿佛不介意他这番话中挑衅玩味的意思,盯着湖中那弯明月,眼神中寒光闪过:“嗯。”

        季北笑意渐浓:“我啊——就不告诉你。”

        林陌头上一片黑压压的阴云,眼看就要爆发,正在这时,白家外墙传来一声极短的哨声。

        两人对视一眼,立刻飞奔而去。

        墙头上一道箭光飞过,林陌身侧的玄寒剑立刻出鞘,一道寒光,鲜血喷涌,墙头的黑衣人身首异处,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倒下。然而,更多的黑衣人正在从墙头跳下,

        “诶,白家这么大,我们俩都杵这儿真的好吗?”季北的手中赫然有了把青色长剑,随手一挥,剑影却跟不上剑身的速度,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到底如何,一声闷哼,长剑已隐隐泛着血光。

        “零阁有一半的人都已经出动了,均匀排布在东西北门,南门,只有我们俩。但根据情报,这儿,才是对方集中攻击的地方。”说话间,又有几具尸体横在青石地上,但墙头跳下的人明显比倒下的人多。

        林陌长臂一转,手中的玄寒剑竟脱手而飞,剑光凛冽,似是一道电闪冲向四面八方的来敌。对方也不是吃素的,手起刀落就要将其劈下,却不料玄寒剑似有高手舞剑,竟凭空打斗起来,而且招招至险,慕容家多年笼络的那些高手们,一个个都撑不过三招。

        “我靠,人剑合一,你这剑法连剑识都练出来了,厉害啊。”季北看也不看就干掉了迎面而来的一个敌手,转头看向林陌这边的战斗。

        “不如这样,我们来比比谁干掉的人多,若是你赢了,我就认真回答刚才的问题,如何?”季北回头邪魅的眨眨眼。

        “好。”林陌面不改色,手上闪出一柄短剑,剑舞越来越百像万生,变换无常,剑影在无云的月夜下竟也飘渺多姿,如一只银丝绸缎般飞旋盈盈。玄寒剑也随着他的动作迸发出越发骇人的寒光,如影随形的跟着林陌身侧。

        季北这边也不含糊,左手也握一把莹蓝色的长剑,双剑同出,如入无人之境,血沾满了剑身,而那青蓝两把剑似是在吞噬其上的人血一般,血入刀刃,青蓝很快变成血红色,两把剑上也出现了许多原来没有的符文,像是鳞片般嵌在剑中,粼粼闪着金色的光彩。

        林陌瞧了一眼那两把已经通体血红的,长剑,心脏猛地一紧,手上的动作却毫无影响。

        突然,墙头无声的闪下一人,与众不同的是,他并没有像其他黑衣人一样黑衣蒙面,而是一身青袍,长衣在风中轻飘,面容英俊挺拔,约莫三四十岁的样子,长须乌黑直下,如一道清影独立。

        “那谁啊?”季北毫无所动的继续像切青菜一样斩杀前来的敌手。

        林陌眼皮微微一跳,淡淡答道:“莫无声,江湖侠客榜名列第九,被江湖之人尊称为灵犀侠士,九年前销声匿迹,不知所踪,不曾想,竟然会做慕容家的狗!当真玷污了侠士的名讳!”

        瓦上的莫无声眼中闪过一丝伤感,但很快冷漠如初:“侠有什么用?!当初我为了榕镇百姓与百余盗匪大战三天三夜,最后伤痛饥饿昏倒在尸体堆里,那些没良心的人不仅不救我,还把奄奄一息的我直接扔到山沟里。什么盗匪贼寇,什么平民百姓,都是人,都是平等的为了利益而机关算尽,只是一些用人承认自己的无耻被认作恶人,一些人戴着伪善的面具成为这个世界真正的毒瘤却被尊为圣贤,简直是肮脏不堪,因果无道!以前我相信天道轮回善恶到头终有报,现在,去他妈的善恶因果,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给我利益我就信谁!”

        “喂!”听的不耐烦的季北终于能说上话了,“知不知道,话多死得快!”要不是眼前源源不断扑面而来的不怕死的家伙需要应付,早就操剑上前把那个话唠砍死了。不是说无声吗?怎么遗言那么多?

        林陌暗自叹了口气,玄寒剑倏忽回手。霎时,周围的空气爆炸般沸腾起来,玄寒剑周身的寒气带动阵阵风浪,在林陌周围筑起一道透明的风墙。

        莫无声看到这一切后,心下惊叹:能做到这一切天下只有一人!竟然是他!

        “莫前辈,您的理智已被心魔蚕食殆尽,小生没有多余的可做,只能给您个逍遥痛快。”

        “万物万世,我自逍遥。”

        长剑暴起,人化剑,剑为人,玄寒剑裹挟着海啸浪潮般的剑意汹涌而来,莫无声连忙抽剑对抗,才发现,自己眼前的是根本无法闪躲的滔天巨浪,自己的剑意在其面前就像是一滴水那样柔弱不堪,转瞬间,莫无声整个人都被吞没在茫茫剑意之中,待风浪平息,他已经连尸体都没剩下,灰飞烟灭。

        季北嘴角一抽,心里除了惊奇还很不是滋味:这家伙,到底哪来的,太邪了!

        “这个,算十个。”林陌眼皮没抬的继续反手杀敌。

        “我靠,你这是作弊啊。”

        半个时辰后,地面上早已横尸遍野,如水月色下,鲜血横流似乎如水中波光一样粼粼美伦,点点滴滴绽放着如星光一样闪烁的芒。

        最后一个敌人手持机弩对着面上如豺狼虎豹的两人,两条腿却在不住颤抖。

        太可怕了,一百多号精英死士像切菜一样被他们两人撂倒,最关键的是,他们还像没事的人一样疯狂砍杀,生怕漏掉。

        “最后一个了。”季北与林陌对视一眼,随即都向他扑了过去。

        林陌御剑而行,总算比季北快了半个身子,弩箭从他身边呼啸而过,长剑出鞘,只在一息之间。

        剑尖只差毫厘就能抵达那人的喉咙,但这时,对方却仰天倒下了,胸口赫然插了一支弩箭,季北在林陌身后拿着捡来的弩机朝他得意的笑。

        “怎样,最后一个,我的。”他随手扔掉弩机,走过去看了眼地上那人的死状。

        “嗯,算上这个,你一共斩杀六十三人,而我,七十四。”

        季北一愣,随即耍赖:“你作弊!你想啊,你有玄寒剑,好多时候都是你在一边砍,你的剑在一边砍,这算两个人的分了。而且,之前那个话唠侠客只能算一个人,我们得公平!”

        林陌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拉起季北的衣袍,擦了擦玄寒剑上的血迹。

        “玄寒剑和我如同一体,就算莫无声算一个人,减十个,我还是比你多。”

        “你…。”还想耍会儿赖,一声爆破从内宅主屋传来。借着月光,可以清晰的看到从主屋里升腾出的黄绿色气体,在风中又被吹散。

        “防守被攻破了?!”两人对视一眼,双双疾速赶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小说《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下凡成了白家大小姐章节目录 我本逍遥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