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TXT下载>>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章节目录 第525章 竟是一场戏TXT下载
    分享到: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章节目录 第525章 竟是一场戏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缨缨,怎么了?”穆语追问。

        “唉……”容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我爹地妈咪又吵起来了,又在我那儿摔东西呢。”

        “让他们摔。”秦晋桓一脸漫不经心。

        “不行啊!阿桓哥哥您不知道,自从知道容剑与范利锋的事儿后,我爹地的血压一直在上升呢!”突然想到之前父亲心脏病弄假的事,容缨立刻重声解释起来,“这次是真的血压上升!我亲手测量的!再这样下去,我爹地肯定会真的气出病来,万一到时候他有个三长两短,那可真……阿桓哥哥,你帮我想想办法吧,我现在既劝不动我爹地妈咪,又说不动容剑,真的快被他们逼疯了啊!”

        穆语心中的容缨向来坚强淡定,很少看见她有这样失态的时刻,穆语一时心里也软慌慌的,马上帮着她一起求秦晋桓:“阿桓,你看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帮帮缨缨啊?”

        秦晋桓依然不以为然:“这是他们一家人的事儿,我们外人帮上不忙。”

        “你还没去劝,怎么就知道帮不上忙呢?”

        “去不去结果都一样。”秦晋桓握住穆语的手,转视容缨,“既然你说不了他们的事儿,那就由他们闹去吧,闹够了自然会消停。”

        他的话并没有让容缨宽心半分:“万一真闹出心脏病来呢?”

        “反正他们就在博爱闹,真闹出病来直接送急救室抢救就是,连急救电话都不用打。”

        “阿桓!”虽然不喜欢容含夫妻,但穆语还是觉得秦晋桓的话有些过,怕伤容缨的心,赶忙急急暗扯秦晋桓,示意他不要说这种话,一边冲容缨干笑着替秦晋桓遮掩,“阿桓到底是小辈,在长辈面前也不好说话,要么回头我给爷爷打个电话,让爷爷来劝他们?”

        “你是让爷爷劝他们接受容剑与范利锋呢,还是让爷爷与他们一起逼容剑就范?”

        秦晋桓一句话问得穆语哑口无言。

        容缨也被秦晋桓的话呛得无话可说,闷闷地说了句“罢了”:“这也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事儿,我只能随时准备接我爹地来急救室了。阿桓哥哥,对不起,是我为难你了。”

        秦晋桓倒是一脸淡然,穆语却有所不忍,却也很无奈,有些同情地看着容缨出主意:“你想想看谁能在你爹地妈咪面前说得上话?或许可以找他们帮忙安抚安抚你爹地。”

        “我爹地向来最听孟天祥的话,但现在容剑让孟家丢了脸,我哪里还敢指望孟天祥来劝慰我爹地啊?他不刺激我爹地我都阿弥陀佛了!”容缨叹着气摆了摆手,“嫂子,你自己注意身体,我先回去看看,就不送你们了。”

        说完也不待他们应声,就自顾自地闷头往外走,边走还边叹了句,“早知道会闹到今天这样丢人现眼的地步,当初直接答应了容剑与冯如冰的事儿多好?”

        “缨缨!”

        “啊?”容缨顿住脚步扭头看突然喊住她的秦晋桓。

        “你父母有这种想法吗?”

        “嗯?”才意识到秦晋桓所指,容缨无奈地点点头,“都悔啊,但是现在后悔也没用,容剑现在可是铁了心要和范利锋在一起呢!容剑还说要挑个时间把他和范利锋的事儿公诸于众!我爹地一想到这事儿就七窍生烟捶胸顿足呢!”

        “如果你父母同意,或许我可以去劝劝容剑。”

        容缨眼睛一亮:“阿桓哥哥,你的意思是——”

        明白秦晋桓意思的穆语吃惊地看着秦晋桓:“你想让容队和冯老师在一起?!”

        “为了不让容家成为人们饭后茶余的笑谈,不好女色的容剑需要一个名义上的妻子,以隐藏他与范利锋的感情,而性冷淡的冯如冰也需要一个名义上的丈夫来照顾她与冯柒柒,正好容剑也很关心冯柒柒,冯柒柒也很尊重容剑。所以容剑与冯如冰的结合是最完美的皆大欢喜,不是吗?”秦晋桓说这话时眼角带出一抹笑意。

        “但是,但是……”口瞪目呆的穆语一时却无言以反驳。

        “也许哪天冯如冰突然想到给容家生了孩子才有依靠,还会给容家生个一男半女来沿袭香火呢,毕竟现在的科学技术够发达,男人不碰女人女人也一样能生孩子。”

        虽然容缨是医生,但在秦晋桓眼里她到底只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子,所以话说得有些含蓄。

        不过此时容缨的注意力早被他的前半句话深深地吸引了,完全没注意后半句话的另层含义,兴奋地握紧了双手:“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爹地妈咪肯定会把她当成菩萨供起来啊!”

        “人的想法是很容易受周围人影响的。到时候她的想法能不能改变,就看你们的影响力大不大了。”秦晋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冯如冰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从她以前对小语的关照可以看出来。小语是吧?”

        “对!”穆语发自内心地点了点头,“冯老师只是看着对人很冷漠,这和她以前受过的伤害有关,她这是一种本能的自我保护意识。但其实她内心深处并不是这样一个人,她其实非常善良正直,也会替他人着想,只不过不会很直接或明显地表露出来。”

        “别说善良的人,哪怕心肠比较硬的人,面对比自己弱势很多倍的人时,也会产生一种叫‘心软’的情感,心一软,那就万事好商量了。”

        秦晋桓的话再次燃起了容缨的希望,但她又很忐忑地追问了一句:“冯如冰喜欢孩子吗?”

        “喜欢啊!”穆语立刻非常肯定地应声,“你想想看啊,如果她不喜欢孩子,在那样艰难的情况下,她又怎么会把柒柒留下来?”

        “也是!我想我知道怎么做了!”容缨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面带乞求之色看向秦晋桓,“阿桓哥哥,我现在就去和我爹地妈咪说这事儿!我肯定能做通他们的思相工作,至于容剑那边,就交给你了行吗?”

        “我可以试试,但现在还不能给你百分百的保证。”

        “这是最完美的解决办法!容剑一定会答应的!”

        “容剑这边问题应该不大。不过我建议你先去做你父母工作,你那边搞定以后,我再去找容剑,以免万一容伯父不同意,我又做通了容剑的工作,会激化他们父母间的矛盾——他们现在的矛盾已经够深了,再深可能这父子都做不成了。”

        “我明白!我现在就去说!此事儿宜早不宜迟!阿桓哥哥,等我消息!”容缨说完疾步走出了病房。

        穆语小跑几步追出去,等她走到病房门口时,早已不见了容缨影踪,她随即又顿住脚步,扭头看秦晋桓,一副哭笑不得的神色。

        “如果容家伯父伯母同意了容队与冯老师的婚事,容队与冯老师又在一起了,不等于一切都回到了最初吗?”

        “这不一样,当初容家伯父伯母一心想撮合容剑与孟思菡,非常不喜欢冯如冰,就算容剑当初强行拒绝孟思菡而娶了冯如冰,以容家伯父伯母的个性,必定不会善罢甘休,必定会百般刁难冯如冰和聒噪容剑,除非他俩私奔逃离这里,否则他俩不可能有安生日子过。而他们有多热爱眼前这份工作你是很清楚的,他俩不会离开安城,迎接他们的就只有一种结果:离婚。但现在不一样,现在得是容家伯父伯母求着容剑娶冯如冰,一旦容剑把冯如冰娶进门后,他们必定会各种讨好冯如冰……”

        “各种讨好?没这么夸张吧?”穆语一脸不信地打断他的话。

        秦晋桓信心满满地笑了笑:“如果你知道他们想抱孙子的心有多急切,就不会认为我的话夸张了。别忘了冯如冰可是容剑唯一一个说过要娶的女人,他们想抱孙子,就必须讨好冯如冰。要不然就等着容剑娶个男人进家门!”

        说完他一时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

        穆语顿时觉察到了不对劲,瞪着他质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秦晋桓也不解释,只是笑着将她往电梯中拉。

        “快说!”

        “嘘——”

        见电梯中还有别人,穆语这才噤声,只是斜睨着他,一边暗自揣测。

        难道……?

        他竟然伙同他人一起骗她!

        好你个秦晋桓!

        她佯作亲热状靠近他,脸上带着笑,则实紧咬着牙狠狠地在他腰间掐了一把。

        “嘶——”吃痛的秦晋桓倒吸一口气,为了不让电梯中的人看笑话,他生生地将尾音改为了吹口哨,一时间电梯里响起了莫名其妙的口哨声。

        “你口哨吹得真难听。”临上车时,穆语扔了一记大白眼给他。

        “老婆,你下手有点重耶。”他也不生气,笑嘻嘻地在她身边坐下,然后抓起她的手摸至自己腰间,假装她在温柔地摸他被掐痛的地方。

        “谁叫你和他们一起骗我的?”她杏眼圆瞪。

        “这个不能怪我,要怪就怪爷爷,主意是爷爷出的。”

        “爷爷?!”

        “嗯。爷爷离开安城前一天不是找过容剑吗?”

        “容队要是早能以死相逼,估计他父母早就同意他和冯老师在一起了吧?至于绕这么大的圈子演这么复杂的戏吗?”

        “他这么做的目的有二,一是让孟思菡知难而退,容家现在的命脉掌握在孟天祥手中,如果直接拒绝孟思菡必定会让爱女心切的孟天祥恼羞成怒。哦,忘了和你说,容剑带着范利锋与父母摊派时向孟思菡道了歉,告诉她这是他始终拒绝娶她的真正原因,说不想耽误她,还说如果她能接受他和范利锋在一起,与他做有名无实的夫妻,他愿意娶她。容剑高大的形象瞬间在孟思菡心里坍塌,她是哭着离开的,离开时对容剑的不娶表示了谢意,还表示会替他保守秘密,也向容家父母保证了不会让她父亲报复他们。第二个目的是他不想冯如冰嫁过去受任何委屈,所以不惜牺牲自己的名誉来演这么一出戏。骗你和缨缨都是不得已,要不然这戏演不真,骗不了想骗的人。”

        穆语十分无语:“现在容队是称心如意了,但他这么做坑苦了人家利锋啊!以后还有人敢嫁利锋吗?”

        “这你不用担心。首先这件事儿其实没几个人知情,另外,你以为范利锋为什么这么无下限地帮容剑呢?那是因为刘小凡允诺了他,一旦帮容剑成功,就尽力撮合他与刘小菲。”

        “刘小菲是谁?”

        “刘小凡的妹妹。据说范利锋对刘小菲一见钟情,却迟迟不敢主动追人家。小舅子主动帮忙出击,这名正言顺的老婆娶定了。”

        名正言顺的老婆……”

        穆语耳边突然响过一个声音,顿时全身不受控地打了个激灵。

        难道……他喜欢的也是男人?!

        <div css="con_l"></div>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小说《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良秦择穆:杠上法医鲜妻章节目录 第525章 竟是一场戏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