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无限传说TXT下载>>无限传说>>章节目录 第七章 情场战场TXT下载
    分享到:

    无限传说:章节目录 第七章 情场战场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第七章 情场战场

        星无限醒来时,头脑还有点昏昏沉沉的,似乎多了点什么,但细细想来,却又一无所获。

        休息片刻,他站起身来,暗红的岩浆依然涌动。他知道,那里沉睡着一个伟大的生命。一点温润流下脸颊,星无限握紧双拳,莫名的感动充斥心间。

        回望身后四人,心里正想着叫醒他们,他们却一个个自己起来了。

        “老大,你叫我们?”

        星无限暗想∶我还没出声呢,他们怎么就知道了?难道说???

        趴下!他在心里喊。“扑”地一声,四人异常整齐地趴下了。

        星无限欣喜若狂,知道他们又多了一种不可思议的能力。

        这应当也是“龙”送给他们的礼物吧。

        他们刚刚也具备这种能力,大感新奇有趣,在离去的路上,他们便利用这种能力互相交流起来。

        回到吐鲁番市区,星无限才知道他们已经昏迷了半个月。

        为了他们的神秘失踪,刘松老头亲自飞来,调动军队大事搜索。

        一行人赶紧去见刘老头,说明了此行的遭遇。

        回到省军校,虽说离别不久,星无限却有几分游子归来的感慨。

        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已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

        接下来的日子似乎过得非常悠闲。

        每日清晨,星无限都会去图书馆的天台练功。

        仿佛约好了似的,杨蕾也总是准时出现。

        他们的话话并不多,星无限练功,她或沉思、或远眺。偶尔一个眼神的触碰,都带来阵阵甜蜜和喜悦,若有若无的情愫点点滋生。

        来这快半年了吧!

        这天收功而起,望着日日升起的太阳,星无限感叹了一声。

        转过身去,正瞧见杨蕾倚栏而立。深秋的风,吹拂在脸上,凉凉的。

        她今天穿一身洁白的衣衫,显得体态轻盈,一向开朗的眼角眉梢此刻却笼着淡淡的轻愁,那是星无限从未见过的美态。

        风拂动她的衣角,远远望去,白衣胜雪,佳人如仙。

        星无限顿时想起柳永的词来∶“想佳人、妆楼喁望,误几回,天际识归舟”,不知道她那一抹轻愁又是为谁而发呢?

        凝视着她俏丽的侧面,星无限心中涌起海样的深情。

        她的美不仅来自外表,更重要的是她的内涵。渊博的知识、幽默的谈吐、细腻的心理,形成了她独特的个人魅力。每一遇到她,他的身与心就全被她的黑眼楮吸收了去。

        他永不能忘怀初见时的惊艳、课堂上的娇嗔、不好意思时的羞怯、分别后的思念……点点滴滴,汇聚心头。

        星无限没有一刻如此时这般肯定自己的心意∶是的,我爱她!

        杨蕾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仿佛有种温暖的感觉包围着她。

        回过头,正遇上星无限灼灼的目光。

        他的眼楮里仿佛喷射着灼热的火花,令她感觉心头鹿撞,下意识地避开了他的注视。

        但她又在心底问自己∶为什么我的脸那么红?为什么我的心跳那么快?

        啊,他走过来了,走过来了!

        星无限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双手缓慢但不失坚定地搂住了她的腰。

        眼前的美女身躯颤抖了一下,忽而象失去了支撑似的,全身都靠在他身上。双目中透出迷醉的神色,鲜润的红唇微微张开,仿佛在向她召唤。

        唇慢慢的接近了……三寸……两寸……一寸……

        ~~~~~~~~~~~~~~~画外音~~~~~~~~~~~~~~~~

        (作者∶卡——大家收工了——)

        (星无限抱着杀猪刀冲了出来,大叫∶作者在哪里?我要砍!砍!砍!!!)

        (躲在墙角发抖的作者∶只是想留点悬念而已……)

        ~~~~~~~~~~~~~~~~~~~~~~~~~~~~~~~~~~~

        终于,星无限深深地吻住了她。

        刹那间,仿佛天旋地转,又仿佛天地都不存在了,只有他们俩人拥吻在一起。

        星无限只觉怀中的感觉如此真实,嘴唇传来软软的触感。突然——

        为什么这么多镁光灯在闪?天台上什么时候这么多人?哇——

        清醒过来的他看到∶不仅天台上站满了人,而且教学楼、宿舍楼朝着这边的窗户中不时探出几个脑袋,甚至树上都“挂”满了人。更夸张的是,天上一架直升机,挂着一票不要命的正在他上空盘旋,不时跌落两个望远镜。

        尤其令他感到气愤的是∶白千里与阿海正在卖票,天台位置的500一张还供不应求;冰棒和小飞则挥舞着刚才与杨蕾的亲密照片,沿途叫卖。

        星无限呻吟一声∶

        神啊,救救我吧,为什么我的初吻会如此轰轰烈烈?

        星无限与杨蕾,一个是校园风云人物,一个是公认的军校第一美女,他们俩在一起的消息,无疑是最近人们口中谈论最多的话题。

        有人说,他们朗才女貌,天生一对;有的说星无限这小子癞蛤蟆吃上了天鹅肉,真是老天没眼!

        然而无论未来如何,星无限与杨蕾终究是在一起了。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是啊,人总是靠着希望活下去。

        星无限轻轻的搂着蕾,两人不时相视一笑,心头漫溢甜蜜充实的感觉。

        星无限转念又想起了刘松老头送来的情报。

        鹰翔国最近在与我国的边境线上增设了十一个哨所,并且军队有大规模集结的迹象。也许,战争又要爆发了吧。为什么幸福的日子不能长久一点?

        抚摩着蕾柔黑的长发,他无奈地低下了头。

        很自然的,蕾似乎感觉到星无限心里的想法,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眼神的交触令他们有种合为一体的感觉。此刻,世界上恐怕再没有一对恋人能比得上他们的亲密无间、心灵交融。

        “我和你一起去”,蕾的声音清晰地在星无限而边响起。

        星无限深深望进蕾的眼中,暖流迅速传遍了他的全身。

        前天,他接获刘松将军的紧急调令,命他三天内到驻守鹰翔国边界的第十四集团军报到,担任特种部队指挥官,白千里等人随同前往。

        星无限心里是多么希望蕾陪在身旁,但这是战争啊,万一有什么闪失,他会痛恨自己一辈子。

        见星无限犹豫,蕾轻轻地捏了捏他的手,坚定的信念传来。

        星无限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对这样的女人,还需要说什么呢,只有感动。

        隔天,星无限等一行六人乘专机于午时抵达第十四集团军驻地。第十四集团军包括一个主力步兵师团一万五千人;一个机械化大队五千人;一个特种突击大队五千人;两个航空中队一千人;一个电子中队五百人;再加上一些后勤部队,总数大约三万余人。向指挥部走去,沿途不断有士兵向我们敬礼,整个营地一派繁忙景象。

        踏进指挥部,有人领他们去见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王强少将。他满脸络腮胡,双眼开合间电芒四射,浑身透出逼人的气势。

        星无限心中暗想∶果然不愧是三十二岁就获得少将军饺的天才,当然,比我还差那么一点点啦,嘿嘿。

        王强见到星无限,顿时眼楮一亮。没等他敬礼,就大笑着伸出手来∶“刘将军推荐的人,果然非同一般!”

        很实在地握了握手,没有搞什么见面吓死你的猫腻。星无限感受到这位将军的爽直、可爱,不由得多了几分亲切。把白千里等人稍做介绍之后,马上转入正题。

        现在军队获得的情报显示,鹰翔国在边境集结了五万余人,由名将瓦尔切统率。

        瓦尔切?

        “难道是号称“鹰翔国之剑”,一个月内攻破米国全境的瓦尔切?”星无限急急追问。

        见将军点了点头,一种即将陷入苦战的感觉顿时掠过心头。

        要知那一场战役早已写入教材,凡讲解战略战术必会讲到这一经典范例,星无限哪会不知?

        瓦尔切素来用兵如神,凭他们区区三万人马,哪能挡住其指挥的五万大军?

        星无限立刻向王强将军建议派遣援军。

        谁知将军苦笑着道∶

        “这里已经集结了这一带边境上几乎所有的部队,而内地的援军最快也要一个星期才能赶到……”

        一个星期!

        星无限咬牙切齿,刘老头,你把我送到这个鬼地方来,摆明了是要我送命啊!哦——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你给我说清楚我要啃掉你的骨你好毒你好毒你好毒呜呜呜每次都被欺负小心我一定报复……(以下省略演唱加咒骂部分三千字)

        星无限毕竟是星无限,不多说,要求将军立刻集合特种部队,让他与士兵们见见面。

        不到十分钟,五千人在指挥部南侧集合完毕。不愧是部队中的精英,训练有素。

        站在临时搭起来的“阅兵台”上,星无限的眼神掠过底下排成整齐方阵的五千士兵。每个士兵都感受到他的目光,那目光中仿佛带着穿透人心的力量。

        特种部队的士兵们站得愈发挺直了,但在心里直泛嘀咕∶怎么?我们的指挥官就是这么个毛头小子?

        星无限知道,初来乍到的他,根本全无威望。

        在军队中,是一个分外讲究实力的地方。

        无威则不立。

        因此,星无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威!

        “大家好,今天起我就是大家新任指挥官”,清晰有力的声音平稳地传入每一位士兵的耳朵。

        “下面,我将从你们中间选出一部分,由我直接指挥!”

        星无限在心里交代白千里等人几句,他们迅速跃下台去,分各个方向站好。

        满意地点点头。毫无预兆地,星无限身上猛地腾起金银二色光华,正午的阳光仿佛一下黯淡下去。

        众士兵眼中,星无限的身形放大了千万倍,惊天动地的气势喷涌而至,就如千军万马正呼啸着冲锋。

        一时间,整齐的队形再也不能保持,有的士兵后退几步,有的甚至软倒地上,只有少数还能勉强站在原地。

        星无限收回真气,同时也知道他已在他们心中深深烙下威武不屈的身影,再没有人敢小觑于他。

        那一边,白千里等人将还能站在原地的人集合起来,清点人数,共有五百一十二人。

        星无限决定这五百余人作为他的亲兵,由他直接指挥。其余的分成四队,分别由白千里、阿海、冰棒、小飞统领,蕾则担任他的情报官。

        解散后,仰望天空,太阳依然闪耀,可星无限心里却无法抹去战争带来的阴影。

        战争,带给人类的永远只有伤痛而已,但为什么人就是不能和平地相处呢?

        人啊……

        连续三天,星无限一方没有敌方的任何消息。有句谚语说∶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可在战场上却恰好相反,没有消息就是最坏的消息。

        这就如两个拳手打拳,若你无法了解对方下一步的动向,势必挨上狠狠的一拳。

        望着焦急地走来走去的王强将军,星无限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由他和白千里夜探敌营。

        星无限深信,凭他和白千里的功夫,借着夜色的掩护,探察敌营是没有问题的。

        沉吟片刻,将军答应了他们的请求。

        入夜之后,虽然有星光,但并不明亮。

        星无限和白千里沿着山脊投下的阴影,悄无声息地向敌营潜去。

        他们的驻地离边境线大约四十公里。鹰翔国军队则离边境不远。这点距离对星无限和白千里来说实在算不得什么。

        一小时后,星无限和白千里隐身暗处,注视着敌营。

        眼前,点点灯火连绵数里,仿佛天上银河坠落凡间。

        星无限大感吃惊,照营帐的规模来看,鹰翔国的军队应该有十万左右,但他们的情报上说仅有五万。难道情报有误?

        白千里心中亦惊疑不定。

        若真是如此,这一仗必然极为艰苦。

        相视一眼,星无限与白千里腾起身形,仿佛两只大鸟,眨眼掠过夜空,摸进敌营。

        他们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身在虎当中,稍有不慎,便有性命之忧。

        他们的目标是敌军指挥部,也就是瓦尔切的所在。

        敌营之中戒备十分严密,不时可见来回穿梭的巡逻队伍。

        闪过数组巡逻队,以星无限与白千里的功夫,竟都出了一身大汗。好不容易接近大营中央,抬眼一望,两人不由暗暗叫苦。

        只见那指挥部周围灯火通明,比起外围来,警卫更加森严,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来形容毫不为过。除非两人有隐身术,否则绝不可能接近指挥部。

        星无限暗想∶看样子只有想办法分散敌人的注意力了。

        星无限一边思索,一边在心中不断与白千里交流。

        他们这等特殊能力当真是再方便不过,不发出丝毫声音便能将自己的想法轻易传达给对方。

        放火!

        这个声音同时在两人心中响起。

        星无限顿起知己之感∶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想当年诸葛亮也不过如此。

        相视一笑,两人的身形没入黑暗。不一会,南北两面的营帐几乎同时窜起了火光。

        返回原处碰头的两人轻轻击一下掌,庆贺他们放火成功。

        这段日子天气干燥以极,加上营帐的材料又极易燃烧,火势一发不可收拾。嘈杂的呼声顷刻传遍了全营。

        那火越烧越旺,直映得半边天成了红色。

        守在指挥部旁的卫兵,见状也匆匆赶去救火。星无限二人怎肯错失良机,闪身门口,轻轻把门推开一道缝隙,偷眼瞧去。

        什么!

        他们大惊失色,里面竟然空无一人!心中隐隐觉得不妙,再看那些救火的士兵,奔来奔去,最多不过二千余人。

        星无限心头一颤∶糟了!敌人主力已不在此,不问可知他们去了哪里。

        再没有心思耽搁下去,顾不得引起敌人的注意。两人施展全力,务必要赶在敌人之前把这个情报送达军中!夜色中,一道金银光华和一道青色光华破空而逝……

        匆匆赶回部队营地,幸好还没有什么异状。把情况报告王强将军后,将军当机立断,传令派出数十位侦察兵登上四面较高的山峰,监视敌军动向,一有情况立即报告。同时,通告全军,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发布完一系列命令,王将军才长长吁了一口气。转向星无限与白千里,道∶

        “这次辛苦你们了,若非你们探得这情报,我们非全军覆没不可。我马上就为你们请功!”

        星无限淡笑不语。

        他暗忖道∶定是带领主力昼伏夜行,迂回到我军的后方。那灯火辉煌的数里连营,就是想故布疑阵,以收奇兵之效。若不是我们胆大,深入敌营放了把火,他的计谋就成功了。

        如果我是他,我会什么时候发动袭击呢?

        星无限虎目中神光四射,向王将军道∶

        “将军,估计时间与距离,瓦尔切必在今夜来袭!我请求由我带领特种部队,在我军后方敌人必经之路上埋伏,待敌人通过时予以偷袭。即便不能予敌重创,也要挫挫他们的锐气!”

        星无限话声中充满强大自信,眉目间豪气飞扬。

        王强将军暗赞一声∶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望着眼前充满朝气的星无限,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自己的影子,我在这个这个年纪时也是壮志凌云、欲与天公试比高啊……

        他原本就是豪迈之人,虽说年岁渐长令他更加稳重,但星无限的一席话又激起了他的豪情雄心。

        他以赞许的目光看着星无限,道∶

        “你去吧!不过切记,勿要轻敌躁进。”

        “是!”

        敬个军礼,星无限领命而去。

        望着他那高大挺拔的背影,王强的目光中露出深思的神色。

        “这小子,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趴在山坡上,星无限感受着身下泥土的气息。

        山坡下面是一条干涸了的河床。星无限判断,由于我军背靠大山,这里是唯一的通道。为求迅速,瓦尔切一定会走这条路!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推断,大约四十分钟后,河道那边隐隐传来部队行进的声音。一挥手,身后所有战士都握紧了钢枪,做好了战斗准备。

        星无限的心里交织着兴奋、激动和不安,甚至还有丝丝悲哀搀杂其中。

        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虽然从进入部队那一天开始,他就常常想象自己在战场上的模样,告诉自己定要沉着冷静。但想象归想象,真要打仗了,心里还是镇定不下来。一时间,复杂的情绪令自己也说不清楚。

        静静的等待中,敌军开始通过河道,黑暗中只见人影憧憧,显然人数不少。虽然如此,整个部队行进中无人生火、无人喧哗。

        星无限暗暗佩服瓦尔切,他手下的军队果然是纪律严明,显是久经沙场、战斗力极强。

        但星无限亦思量起来∶如何才能对这支强大的部队进行有效的打击呢?

        要知道他带来的仅有五千名战士,虽然个个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但敌人足有数万之众,怎样都是敌强我弱之势。

        若是正面硬撼,星无限自是毫无胜算,但此刻敌人在明,他们在暗,因此尚有优势,星无限考虑的关键在于尽量避免伤亡。

        敌人过去了一批又一批,星无限仍然一声不响。

        身后的战士心头焦急起来,此时还不下令,更待何时?

        若非星无限早有严令,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不得开枪,只怕那些热血沸腾的战士们早已冲上去了。

        不理身后士兵们暗自嘀咕,星无限默默计算过去的敌军已将近三千,突地大吼一声∶“开火!”

        早已等得冒烟的战士们如奉纶音。顿时,山坡上步枪、机关枪、冲锋枪响个不停,枪口喷吐着长长的火舌,仿佛挟着战士们的愤怒泻落在这些侵略者的头上,山沟中更不时响起几声手榴弹爆炸的轰鸣。

        瓦尔切对自己的计谋很有信心,哪能想到星无限胆大包天,居然敢摸进他的大营,不但早窥破了他暗渡陈仓之计,甚至带人在此候他多时?

        毫无准备的敌人阵形顿时一乱。要知恐惧本是人的天性,耳闻枪声就在近旁,身边的同伴片片倒下,还有几个人能保持冷静?

        “逃命”的念头令敌人乱做了一锅粥,仿佛没头苍蝇挤作一团。那些已经通过的部队向回跑,后面的敌军不知道埋伏的位置,向四面胡乱开枪。

        星无限微笑着注视战局的发展,这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

        但是,敌人不愧是著名的瓦尔切统率的部队。

        几分钟之后,敌人后援部队已经赶到,开始迅速向两旁的山坡搜索。山沟里的敌军得到强大的火力支援,得以稍做喘息,慢慢亦组织起有效的反击。

        星无限心知撤退的时候到了,果断地一挥手,向身旁的传令兵道∶

        “命令全军,立即撤退,不得恋战!”

        传令兵似是微微一愕,奇怪为什么我军大占上风却要撤退?星无限哪有时间向他解释,连连挥手促他去了。

        星无限心中清楚,他们优势只是暂时的,时间紧迫,一旦敌人搜索到他们的确切位置,要不了多久就会将他们包围起来,到时只怕全军尽没,一个都跑不掉。

        再说,此战的目的只在给瓦尔切一个警告,让他明白他的计谋已被识破。此刻目的已达,没有必要再战下去。

        于是,特种部队在星无限的指挥下,一面以火力压制敌人,一面有组织地向已方防御阵地撤去。

        回到营地,清点伤亡,居然只有几人轻伤,星无限非常满意。

        不一会儿,侦察兵送来消息,敌军撤退了。星无限知道,瓦尔切定是因为他们已经有备,难以再收奇兵之效,不得不暂时撤退。

        要知瓦尔切老谋深算,他的军队虽然人数占优,但远来疲惫,我军却养精蓄锐、以逸待劳,胜负之数尚在五五。瓦尔切当然不愿意打没有把握之仗。

        第一回合,双方不分胜负。

        星无限却知道,等待着他们的,将是更加艰苦的大战……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无限传说,小说《无限传说》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无限传说章节目录 第七章 情场战场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