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仙武破天TXT下载>>仙武破天>>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淫威TXT下载
    分享到:

    仙武破天: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淫威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第二百五十三章淫威

        高阳在大庭广众之下,将贺知信斩杀当场,心无比畅快。顶点小说手打小说[']免费文字更新!

        当初高家险被灭族,后来撤离蒙城,又被贺知信带人尾随追杀,狼狈之处,难以言表。高阳心的恨意,如滔滔江水,汹涌不息。

        直至今日,毁家大仇报了一部分,他那一口气才顺过来。不过,这只是一个开始,有朝一日,他也要让韩家尝尝惶惶如丧家之犬的感觉。

        斩狮剑上最后一滴鲜血滑落在地,上面的古朴花纹散着森森寒气,似乎在告诉所有围观者,刚刚有一条亡魂被这把长剑带走。

        “爹”

        “二叔”

        “二伯”

        几声悲呼响起,三个年轻人从后面扑了上来。

        “我杀了你”

        其一个年轻人双眼血红,嚎叫着扑向高阳。

        这三个人,都是蒙城贺家第三代的佼佼者,跟着贺知礼、贺知信二人来到郢都寻求机会。此时,也就相当于韩黎跟韩卓兄弟的随从一类的角色。

        这三人的修为虽然不高,但相对来说,资质不错,虽然较韩黎远远不如。即便是韩卓,也要过几人数个档次。但这是有客观原因的,蒙城毕竟是一个偏远小城,三人得到的修炼资源远远比不上韩黎兄弟。

        卢南韩家的长辈考察过几人的资质后,给予了一定程度的重视。现如今,三人的修为都已经晋级地武,放在当时的蒙城,那就是难以想象的奇迹了。

        这三人分别是贺知礼、贺知信以及当初被高阳斩杀的贺家老三贺知言的儿子。此时冲上来的,就是贺知言的大儿子,名为贺逸峰。在当时的蒙城,可是蒙城几大家族第三代最杰出的人物之一。

        贺逸峰吃过韩家的高阶丹药,此时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武一阶,他一上来就使出了韩家最高级的武技破山锤。

        贺逸峰的拳头上凝起一个虚影,一股不弱的气势自他身上升了起来,他身上闪动,扑到高阳身前,破山锤凶狠的砸向高阳的脑袋。

        高阳的嘴角泛起一丝古怪的笑意,破山锤么?貌似自己得到的第一门相对高阶的武技就是破山锤,没想到这个姓贺的小子竟然用破山锤打自己。

        “逸峰,回来。”

        这时,韩黎爆喝一声,声音带着不容置疑之意,另外,也有一丝焦急。

        高阳的具体修为,虽然韩黎无法探知,但是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判断,高阳的修为不下于地武四阶。贺逸峰不过刚刚晋级地武一阶不久,哪是高阳的对手,上去不过是送死罢了。

        高阳当着他的面斩杀贺知信,韩黎心怒极,但此时已经不做他想。有高荀那个护短成性的老东西在场,没有任何人能够奈何高阳。现在,也只能咽下这口气,过后请家长辈定夺。

        如果惹的高荀恼怒,将自己这些人打一顿,那也没处说理去。

        贺逸峰不知死活,韩黎却不想他白白送了性命,毕竟是韩家的人,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贺逸峰去送死。

        韩黎的爆喝没能阻止贺逸峰,贺逸峰拳头上闪耀着刺眼的真气光芒,几乎挥出了自己最大的实力,打出了几近十成真气的一拳。

        破山锤凶狠的砸向高阳,高荀看在眼里,却是撇了撇嘴,根本不为高阳担心。高阳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地武六阶,区区一个一阶地武者,怎么能够伤的了他?

        “死吧”

        贺逸峰的拳头眨眼间打到了高阳的面前,他的双眼凶狠的瞪视着高阳,眼射出仇恨的光芒,在这种目光的掩饰下,还有浓浓的嫉恨。

        高阳是高家余孽,在贺逸峰想来,那就只能是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小角色。当初在蒙城,他是第三代数一数二的人物,可是见了更广阔的天地后,他的骄傲和自信受到了极大的打击。前些天在蒙城街头跟贺知信等人看到高阳大神威,将孙鹏飞等人打的落花流水之后,他简直是怒愤欲狂。凭什么高阳能打败数个阶地武者,而他才刚刚晋级地武一阶?更为让人不可接受的是,高阳才十六岁,比他还年轻了几岁。

        贺逸峰此时的头脑已经被一种疯狂的意念所左右,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杀高阳而后快。

        可惜,贺逸峰忘记了彼此的差距。

        在韩黎爆喝着希望阻止贺逸峰时,高阳闪电般的打出一拳,迎上了贺逸峰凶狠的武技。

        “破山锤,不要以为只有你会。”高阳的心冷哼一声,人阶上级武技破山锤的威力收束在拳上,毫不留情的打向贺逸峰。

        “砰。”

        一声爆响,贺逸峰身体狂震,随即像一片落叶一样向后飘去。贺逸峰鲜血狂喷,眼的疯狂散去,被一种惊骇占据。

        “是,是破山锤,他,他怎么”

        贺逸峰的意念就此断绝,落地之前就已气绝身亡。

        高阳一拳打死贺逸峰,杀的兴起,脚下猛的一弹,冲向贺知信尸体旁的另外两个贺家子弟,想要趁此机会斩尽杀绝。

        “高阳师弟,不要太过分”

        韩黎咬牙切齿,寒声说道,此时这个卢南韩家的第三代继承人已经气极。

        韩黎话音未落,纵身上前,一道刺目的拳劲打了出来,直袭高阳。高阳三番五次的扫他的颜面,丝毫没有将他这个卢南韩家的大公子放在眼里,虽有高荀撑腰,韩黎也忍不住对高阳出手了。

        高阳见韩黎的拳劲打来,心微惊,当下只能运起身法躲开,韩黎的修为是地武九阶,他的拳劲不是自己能够轻易接下来的。

        韩黎的举动,让他那个天武护卫大骇。一般情况下,他可以护卫韩黎周全,可是惹恼了高荀,他根本没把握保护韩黎全身而退。毕竟,高荀的修为已经接近天武三阶,他只是一阶天武者。

        “大公子,小心。”那个天武护卫运起真气,闪身来到韩黎身边,十成真气已经提起,防止高荀突然袭击。

        天武护卫的慎重不是没有道理的,高荀见韩黎对高阳出手,眉头立刻揪成了一个疙瘩。高阳对他的意义来说,不仅仅是一个亲传学生那么简单。高荀多年来孤身一人,无亲无故,身边多了一个亲传学生,让他的生活骤然多了几分色彩。虽然高阳不时的惹他气恼,老少两人也在勾心斗角,互相算计,但是时间长了,他已经把高阳当子侄看待。

        在这种情况下,高荀怎能容许他人伤害高阳?

        “砰。”

        一股庞大的劲气骤然笼罩韩黎跟他的天武护卫,韩黎的拳劲立刻被搅散,两人踉跄着倒退。韩黎后面的韩卓、韩凯等韩家子弟,外加一种护卫意图接住韩黎二人,结果二人身上的劲力传到他们身上,一群人倒成一片,叫声四起。

        “好胆,竟敢对我的学生出手”

        高荀一手抚山羊须,一手背在身后,一派高人风范。他的三角眼闪动着莫名的光芒,琢磨着是否将韩黎这些人带回骊山学宫,然后让韩家族长韩长天出钱把他们赎回去。想来想去决定还是算了,韩家不像孙家,是楚国顶级势力之一,家修为过他的就不止一个。到时惹出那些老东西,恐怕不太好收场。

        想到这里,高荀的目光扫过韩黎等人,喝道:“韩黎,带着你的人退去,今天的事我既往不咎,如果再有下次,定严惩不怠”

        韩黎稳住身形之后,强压火气,寒声说道:“高大人,你要接下高阳跟我韩家的仇怨?”

        “嗯?”

        高荀闻听,气势暴涨,一股森然的气息散出来。面对着他的韩家子弟,心好像被压上了一块石头一样,呼吸开始变得困难。

        韩黎悚然一惊,才记起眼前的高荀,根本不是他可以威胁的对象。且不说高荀修为绝顶,以他跟楚皇的关系,整个楚国就少有人能动得了他。

        韩黎心怒火如滔,可是此时此刻,这口气他还非忍不可,当下长吸一口气,盯着高荀说道:“高大人,你的学生杀了我韩家的人,韩黎修为低微,没本事替他们报仇,不过我韩家不是谁都能够侮辱的,介时,自有家长辈来跟高大人理论。”

        “恁多废话。”高荀很不耐烦,重重的哼了一声:“高阳所杀之人,跟他有毁家灭族的大恨,如果你韩家不依不饶,我这当老师的,少不了要替他讨回公道。”

        高荀何等身份,怎么能受一个韩家小辈的威胁,韩黎想留下几句场面话,也引起了他的不快。

        “好,好,好”

        韩黎几乎咬碎了牙齿,一群韩家子弟也是怒瞪着高荀,其一些人,更是把仇恨的目光射向高阳,恨不能用目光将高阳戳的千疮百孔。

        高阳站在高荀身后,提着斩狮剑,毫不畏惧的回瞪着韩卓等人。早晚有撕破脸的一天,与其跟他们虚与委蛇,提防着背后的算计,还不如摆明了车马,将仇怨挑到台面上。

        反正高阳已经打算好了,躲在骊山学宫不出去,一口气修炼到天武。有骊山学宫的庇护,还有护短的老师,他可不信韩家的人能杀到骊山上去。

        “我们走。”

        韩黎带着韩家子弟退出邀月楼,那两个捡回一条性命的贺家子弟,拖着贺知信跟贺逸峰的尸身也走了。

        高阳倒是没有再出手,三番五次麻烦老师,说不定他会对自己提什么要求,恐怕不划算。

        贺兰昊刚刚还跟高阳把酒言欢,眨眼间高阳就将卢南韩家得罪个干净,跟韩黎来的两个人被高阳斩杀当场,邀月楼大厅的血腥味闻之令人作呕,提醒着他,刚刚的一切,并不是幻觉。可是贺兰昊心却是翻涌如潮,自己这个恩人,竟然成长到这种地步了?

        一股浓浓的喜悦在贺兰昊心涌动,果不其然,高阳是自己最成功的一笔投资,以后务必要以十成的热情来加强彼此之间的关系。

        大厅由先前的鸦雀无声,到现在的窃窃私语,不过没人敢大声喧哗,即便是先前的惊叫,也都压在了嗓子眼里。

        高阳的爆烈,高荀的yin威,深深的印在了邀月楼大厅用餐的一众人脑海里。

        从高荀跟韩家子弟起冲突,到韩黎带人走,不过三两分钟的时。到现在,邀月楼除了大厅管事,掌柜跟东家根本不见人影。

        面对着一言不合动手杀人的高荀、高阳师徒二人,此时没有任何人敢于指责他们两个。

        高荀回头狠狠的瞪了高阳一眼,高阳赶紧赔笑起来,毕竟自己给老师惹了麻烦,态度要端正一些。

        不过高阳心对高荀还是非常感激的,没有老师的帮助,自己根本不能斩杀贺知信,现在,大仇报了一部分,对高家死难者也算有所交代了。

        “走吧,还愣着干什么啊,这血淋淋的地方怎么吃饭?你能吃得下啊,反正我是吃不下”

        高荀重重的哼了一声,甩袖子走向门外。

        高阳见状,先是对目光复杂的贺兰昊抱了抱拳,接着赶紧跟了上去。

        贺兰昊见高阳对他招呼,脸上堆满了笑容,眼睛都快被肥肉挤的看不见了。

        “小侯爷,你这个兄弟到底什么来头啊,竟敢得罪卢南韩家的人。刚才那人我知道,卢南韩家的大公子韩黎,韩家下代继承人啊。”

        “小侯爷,快说说,你是怎么认识这个兄弟的。”

        贺兰昊同一酒桌上的几个年轻人此时都从震惊醒了过来,纷纷向贺兰昊询问。

        一时间,贺兰昊感觉自己的颜面大涨,身份地位无形拔高了一层。

        “说来话长,我这个兄弟,跟我是生死之交啊”贺兰昊口沫横飞的吹嘘起来。

        高阳跟高荀离开邀月楼,另找了一个酒楼解决了午饭,期间,高阳殷勤的给高荀倒酒,俨然一副尊敬师长的好学生形象,倒让高荀的火气降了不少。

        “韩家的人都不是善茬,你以后当心他们报复,没事不要乱跑了,在学宫安心修炼。”高荀怕高阳不知轻重,叮嘱了一句。

        “老师放心,我肯定努力修炼。”

        “我是怕你丢我的脸。”高荀没好气的说道。

        “另外,邀月楼里有贺兰老六的份子,今天你在邀月楼杀人,恐怕也得罪了那位六殿下。”高荀又道。

        六皇子贺兰无痕在邀月楼有股份?先前高阳倒是不知道这点。不过他跟贺兰无痕本来就有仇怨,上次因为长公主贺兰妖娆的侍女莲儿,把贺兰无痕打了一顿,让他颜面扫地,两人之间的仇恨恐怕早以无法化解了。

        不过高阳现在是债多了不愁,不差这一个。贺兰无痕跟八皇子贺兰无忧是一母同胞,而贺兰妖娆因为狄猛的背叛,跟贺兰无忧面和心不合,高阳身在贺兰妖娆的阵营里,即便先前不得罪贺兰无痕,早晚也会对上。

        “有老师在,我谁都不怕。”高阳笑了笑,给高荀戴了一顶高帽。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仙武破天,小说《仙武破天》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仙武破天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三章 淫威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