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蜀山金须奴TXT下载>>蜀山金须奴>>章节目录 027 归去来兮(大结局)TXT下载
    分享到:

    蜀山金须奴:章节目录 027 归去来兮(大结局)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027归去来兮(大结局)

        小寒山神尼忍大师,修习佛法,并无师承,独自观觉十二因缘之理,证悟佛法,三乘佛法,小乘声闻乘修阿罗汉,大乘菩萨乘修菩萨,她修的是中乘的缘觉乘,虽然还没有修成最终的辟支佛,但法力神通,也已经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鸠盘婆在九环山的种种布置,什么九天秘魔血河大阵,在别人看来是龙潭虎穴,炼狱魔窟,在这位忍大师的眼里跟路边的小茅屋也没什么两样,真身在小寒山静修,于定中使出心光照影之法,直接在魔阵之中显化分身,指引易静她们破阵,表面上装作中了迷惑,实际本持七宝金幢佛威,另仗忍大师隔空暗住,布下灭魔法网,此网无形无相,全由本心施为,一旦张开,多么厉害的魔头也难逃脱,只等把鸠盘婆网住,等到她自身天劫临头,自然神消神散。

        然而就在这紧要关头,邓隐忽然出现,一出手便射出数百道血影神光,飞出不足百米,落在虚空里,触动法网,只见金光闪烁,凭空现出一面金丝光网,看似网眼粗陋,实际上,若凝神细看,网眼里还有小网,小网眼里更有微网。

        鸠盘婆大吃一惊,人对未知的东西都有一种深深的恐惧感,对方何时布置下的这面法网,她在事先竟然丝毫不知。

        邓隐喝道:“还不快走,等着形神俱灭么”二人一起化成血光,就要破空逃走。

        半空中传来一声轻斥,血雾弥漫的空中,金光一闪,耀眼星芒,进而长成一张山岳般大的金光居手,往下拍落,邓隐再发血影神光,跟金光巨手撞在一起,喀拉拉一连声的巨响,双双对撞炸裂,散成漫天流萤。

        然而就这么一阻之际,忍大师已然放出大须弥金刚不动神光障,在头顶上凝成一座高山,此时大师佛力汇聚,凝炼而成,邓隐所发血影神光打在上面,纷纷碎成朵朵血焰光花,根本无法撼动,鸠盘婆又发出九幽灵火,在金光山底匝地焚烧,依旧无济于事,稍阻得一阻,四周灭魔法网齐向中央收紧,而天劫征兆越发显现,鸠盘婆仰天长啸:“难道天要绝我吗?”

        邓隐以心血化成数百颗血珠,在四周纷纷盛开,化作脸盆大的血莲,里面燃烧红紫色的魔焰,将魔王撑开,另有近百朵在头顶上,托住不断下落的金光神山,他也只此时生死只悬一线,急声道:“如何是天要绝你?明明是你自绝生路”

        鸠盘婆一怔,似有所悟,急切间却又摸不到边际。

        邓隐说道:“智澄禅师教我们要摆脱愚痴颠倒,解脱生死,我们看着是死路,其实是生路,为何会把生路看成死路?只因心中不离,贪嗔痴”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鸠盘婆终于知道,自己的生路就在金铭钧身上,只因为昔日有三年决战之约,碍于面子,不好求人,后来又连接仇怨,因嗔恨障碍,将生路看成了死路,放下嗔恨,死路其实是生路。

        她凌空鞠躬,急声恳求:“老身自知孽重,悔昔日不该与金真人为敌,如今大劫临头,还请真人慈悲,略施援手,日后定有所报”

        连求三遍,竟无声息,四周灭魔法网越收越紧,邓隐的血焰莲花也先后覆灭。

        鸠盘婆急道:“如今俱是死路矣还请师叔略退,容我使那天魔解体**,跟敌人拼个同归于尽”

        谢璎谢琳同持七宝金幢,闻言冷笑:“老魔鬼,做你的春秋大梦呢有我此宝在,便是你们两个魔头一起解体,那也不过是速去灭亡……”

        她们话未说完,猛地头顶上响起晴空霹雳,仿佛整个天空都在那一瞬之间撕成两半,那座巍峨雄混,金刚不坏的“须弥山”瞬息之间四分五裂,从山体中央爆出亿万根五彩光针,俱是那能消灭五行物质,灭空世界本源的大五行绝灭光针,金铭钧如今已经将其练到最高境界,一举将忍大师的金光障击碎,金光彩光相互混杂,直接将血河蒸发,魔阵上方裂开一个血窟窿,仿佛真实的血肉一样,随着血河流转,那窟窿周围迅速生长,顷刻间恢复如初,只是魔煞淡了许多。

        忍大师又在空中凝成许多金光卍字,遍布虚空,向中央汇聚,不温不火地向谢璎谢琳说道:“发动七宝金幢”

        二女一起应声,全力使出法力,催动宝幢,幢上七宝全动,放出无量光霞。

        金铭钧在上方现身,以灭绝光针破了虚空中的法网,朗声笑道:“邓隐,你拿九疑鼎去将神魔收了这里由我对付”

        邓隐低声答应,带着鸠盘婆持九疑鼎去混乱魔阵之中收那九子母天魔和有无相神魔。

        金铭钧又在身前排出七魔灯,这回凝成一个北斗七星模样,灯中魔神俱都现身,随着他一声大喝,同时打出法诀,在空中凝成一个飞速旋转的太极图案。

        此时仙都二女已经把七宝金幢发动,洒下千重灵雨,无量金霞,这回此宝有忍大师隔空暗助,发挥出前所未有的威力,上面凝成数不尽的般若光明云,三昧光明云、福德光明云、功德光明云、吉祥光明云……重重叠叠,遮天连地,一切魔法禁制,乃至那些血河但凡遇上,迅速冰消瓦解。另有各种妙音,云雷音、智慧音、慈悲音、喜舍音……传遍四方三界,整个九宫山周围三百六十里之内,全部都在佛光照耀之下,佛音播满,一切山怪精灵,纷纷朝这里拜服。

        这七宝金幢本是降魔辟邪的至宝,一旦撑开,周围数百里之内,山精鬼怪如不能事先避开,或是躲藏在地下十丈以内,被金光照到,立即就要损失大半的修行,后来智公禅师将一颗自己十世修行,以慈悲智慧化成的舍利放在幢顶镇压,方才不会再误伤无辜。只是这舍利当初在仙都二女收取时,因她们只把“灭魔”放在心上,修习佛法时,更是专爱那“灭魔宝箓”,许多佛门正道功夫反倒不感兴趣,跟那慈悲智慧的舍利子不相应,因此舍利自行飞去,未能得到。

        此时忍大师乃是佛门高人,催动宝幢之前,事先早已料到这遭,以自身多年修持的戒定慧之功德,约束宝幢威力,使灾难专化祥和,那些被照耀的生灵俱都见闻佛法,收益良多。

        那无穷光明云组成遮天华盖,往下降落,一路上种种魔阵魔法,纷纷瓦解。

        将将落到金铭钧头顶上时,猛然间听他喊了声“疾”七魔灯光焰汇聚的北极星位,太极图上阴阳双鱼越转越快,此时依然成了混沌之态,仿佛一道沟通域外太空的门户,从中涌出一股太虚煞火

        那太虚煞火,乃是数千年前的魔道高人所练秘宝,名叫诸天星辰秘魔七绝乌梭,连同一部魔经,遗留海底魔窟,被乌灵珠得到,一面修炼魔经,成了南极四十六岛邪魔外道的领袖,一面把三支未完成功的魔梭继续炼成。

        就在先前,乌灵珠等人被陆飞他们逼入绝境,将三支魔梭一起发动,不但要跟敌人同归于尽,还想带着南海一切生灵跟他陪葬。

        那魔梭一经放出,立即升到九霄天上炸开,并不见什么雷光火焰,仿佛一个空雷,然而秘魔无相,冥冥之中勾动诸天星辰,首先是太阳变作血红,月亮虽未升起,也被勾动,以及诸天星斗,全受感应,各自射出数百道长虹光气,满空乱飙,相互感应,天上地下,霎时间生气全断,大难临头之际,全部变成青灰色。

        继而一声炸雷,满空霹雳乱响,炸得整个天空都开了锅,无穷无尽的太虚煞火纷纷从外太空被吸引过来,先前还是无形无色,一入大气,立即化成黑光怪火,仿若数千座火山齐喷,天地之间,陷入无穷黑暗,只剩下那怪火魔雷,如同陨石飞坠一般,向大地降临。

        陆飞等人饶是先前做了心理准备,还是被这般景象吓得够呛,好在金铭钧之前告诉他们应对之法,又把至宝全部分发下来,即便这样,还是手忙脚乱,太乙清宁扇,一挥罡风便能席卷千里海面,便是如此,仍觉力不从心。

        只是这魔梭内含秘魔神力,人们脚下大地也是诸天星辰之一,另有一股煞气被其从地下勾引上来,透破地壳,从海底爆发出来,掀起数百里大浪,又有无量星球元磁罡煞迅速聚集,无论液体、固体、气体,全被勾引,天上地下,全是漆黑魔云,里面夹杂无量极细的火星微尘,相互摩擦冲撞,继而连环炸开。

        这魔梭爆炸,能把周围数千里方圆地界全部化成死地,除非身怀重宝的地仙,否则一切生灵都难活命,若在地球上爆炸,能把中国全境以及整个西伯利亚地区全部炸成死圈

        幸好陆飞带有昊天宝镜这等至宝,在九天之上,放出无量金光花雨,在魔梭发起时便将其罩定,陆飞功力不济,无法凭此阻止魔梭爆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诸天煞火一起发作,不过好在宝镜神妙无穷,煞火爆发多大,这镜光便能增长多大,始终将太虚煞火全部笼罩在宝镜光芒之内。

        九环山那里,金铭钧再次使出偷天换日的仙法,借助昊天镜的神妙,直接把太虚煞火抽离过来,从混沌门中喷出,不过数息之间,便形成一股大如山岳般的蘑菇云,尽是漆黑煞火,里面夹杂无量星辰火焰,片刻不停地飞磨爆擦,炸起亿万魔雷,被七盏魔灯上的神魔一起施法,逼着向上喷去。

        七宝金幢落下时,正好跟这些魔火煞气遇上,顿时将其消灭不少。

        谢璎谢琳还以为这是金铭钧使用的魔法,忍大师却立刻就明了,自己被金铭钧借力打力,利用七宝金幢消灭太虚煞火,顿时升起一丝被人利用愚弄的嗔念,只是她此时却不能收手,否则太虚煞火爆发出来,周围方圆数千里地面都要为之毁灭,自己多年苦修,全部都要毁于一旦。

        她也知道,自己这回以七宝金幢,免去南海众生一场浩劫,将得莫大福德,只是被人利用这厮不爽嗔念,始终隐忍而存,挥之不去,她将金幢完全发动,猛力向下压落,太虚煞火纷纷消散瓦解,只是那东西源源不断地从混沌门里涌出来,仿佛无穷无尽。

        双方这样一直僵持了三天四夜,转而到了第四天的早上,太虚煞火才被消灭罄尽,邓隐跟鸠盘婆也在辛苦地收那些魔头,九子母天魔是鸠盘婆所练,有相天魔虽然力大无穷,但有形有相,俱都好收,唯独那无相神魔,并无正体色身,变化莫测,飞行绝迹,便是有九疑鼎这等至宝在手,也难收取。

        忍大师消灭了所有的太虚煞火,将七宝金幢停在空中,无量光明金云排空漫延,仿佛庄严华盖,隐忍不发。金铭钧知道她是再等鸠盘婆天劫到来,也不在意,过去帮着邓隐二人一起将剩下的神魔收服。

        此时鸠盘婆的天劫的征兆越来越明显,正是今天午时,便要真正发作。

        易静对鸠盘婆恨之入骨,高声说道:“鸠盘婆,你马上就要天劫临头,魂飞魄散了我另告诉你一遭,你那师兄算定你将身死劫下,在外面高张三千里魔网,准备收你残魂,今天你便是渡过人劫,也难逃天劫,度过天劫,也难逃魔劫”

        李洪笑道:“师姐莫要之气,你便有天大仇恨,也不值得跟她一个将死之人计较。”

        鸠盘婆望着天劫,心怀恐惧,闻言厉声道:“我跟峨眉派无冤无仇,甚至当年长眉真人在世,还有颇深渊源,你等为何苦苦相逼?”

        李洪正要说话,谢琳说道:“邪魔外道,人人见而诛之,今天不除了你,等你渡过天劫,修成不死不灭之身,再去祸乱天下不成?”

        鸠盘婆怒笑:“我向来秉承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想我在这里隐居修行,何曾出去肆虐害人?”

        谢琳向下方只剩了一半的魔阵一指:“那里面又有多少冤魂孤鬼?”

        鸠盘婆冷哼一声:“那些都是作恶多端之辈,你们峨眉派积攒外功,仗剑杀人,难道于此不同么?难怪智澄禅师说你们祖祖辈辈一千余年,半点功德也未攒下,不过是些有漏福报,我当年听了还不相信,如今看来,确实至理名言了”

        双方还要再说,邓隐忽然喝道:“大劫临头,不思改过归正,还要凭嗔心斗口,莫非要自取死路不成?”

        鸠盘婆心中一凛:“恳请师叔将九子母天魔还我,允我一试。”

        邓隐摇头:“九疑鼎我已经还给金真人,你的九子母天魔还在里面,你若想要还须寻他,只是以魔御敌,终是外道。”

        鸠盘婆无奈:“我炼这天魔,只为了渡劫,如今大难临头,也别无他法”

        她来到金铭钧面前,讨要九子母天魔,金铭钧自然不允:“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收你和乌灵珠两人所练魔鬼,既然已经到手,如何还能还你助纣为虐?”

        鸠盘婆几乎要跪下来哀求:“我花费数百年心血,先后两次祭炼这魔头,就是为了今日,恳请金真人慈悲,将魔还我一试,即便身死劫下,倒也无憾了”

        金铭钧不管她怎么说,只是不许,鸠盘婆眼看正午时分越来越近,天劫就要临身,急得面容狰狞:“我能否度过天劫,希望全在那天魔之上,你若不还我,正是决我生路,再不给我,我便要跟你拼个死活”见金铭钧始终不答应,气得一声利啸,伸手往胸口魔牌上连拍三下,取金刀刺入胸口,借着喷出来的心血,化成一股魔光,合身向金铭钧扑去。

        金铭钧双手十指射出五行神光,跟魔光相斗,僵持有一盏茶的功夫,鸠盘婆有将金刀刺心,同时浑身倒立,口放悲音,通体成了血人,隔着五行神光跟金铭钧元神精血直接感应,金铭钧稳固心神跟她斗法,又相持片刻,鸠盘婆三次取刀刺心,这一代魔教教主,以这种自残的方式,施展九天秘魔**,不济厉害地狂攻,金铭钧取出九疑鼎,正要施放,猛然间浑身血热如火般燃烧,砰地一声,炸成粉碎。

        李洪等人全都看得呆了,万万没想到,金铭钧今日竟会命丧鸠盘婆之手

        那鸠盘婆抓住九疑鼎,赶紧放出九子母天魔,跟自己身魂相合,此时天劫到来,初时只一点如豆火星,看上去毫无奇异之处,晃眼之间到了众人头顶,化作亩许一片劫云,此乃九天煞火,只跟应劫之人相互感应。

        鸠盘婆浑身魔光大如山岳,狂喷魔火,十八个魔头上下飞舞,将她护在当中。

        那朵劫云越压越低,将她体外魔光摄住,鸠盘婆连发魔诀,全力抵挡,二者相持片刻,猛地劫云往下一落,竟把鸠盘婆整个身体包裹进去,里面自有天魔幻象,又有万千雷火,轮番轰炸,旁人从外看去,便如海市蜃楼一样,雷霆怒吼,紫电狂飙,似虚如幻,身在其中的鸠盘婆却极悲惨,到最后肉身都被炸碎,只剩下元神,受九子母天魔庇护,勉强支撑。

        时间魔头,皆在人享福的时候,前来勾yin*惑,继续福报,等人一旦悲惨落难,再要求他们,早就不知奔向何处,这九子母天魔也是一般,如今鸠盘婆落到最后险境,他们便要反噬,饶是鸠盘婆事先有所准备,仍然感到,越来越难以镇压住他们了,眼见魔焰越来越弱,天上雷云如雨,还不知多久才能够去,不禁心中悲苦,近乎绝望,见周围俱是仇人,只有邓隐是自己师叔,连忙向他求救。

        邓隐摇头:“我也是魔头之属,如何能够助你?若是金真人还在,此刻使用九疑鼎,或许还能帮你躲过劫难,虽然你先将他杀死,那九疑鼎虽然到了你手,你却不会使用,如今自陷绝地,求得谁来?”

        鸠盘婆闻听此言,顿时怔住,悲苦说道:“金真人一来便说我把恩人当仇人,把仇人当恩人,你又说我把活路变死路,如今我才真正省得非是天要亡我,一切皆是我自作自受”

        邓隐面显喜色:“你可知道忏悔?”

        鸠盘婆说道:“弟子知道悔过,我死之后,所遗一切魔宝,还请师叔妥善处理,那些魔阵中的厉鬼恶魂,生前全是作恶多端之人,或是穷凶极恶的妖兽。若是弃之不管,天长日久被它们挣脱禁锢,便要危害人间。若是落到邪派中人手里,自然要仗之作恶。若是落在上面那些正派煞星手里,难免魂飞魄散。师叔可将他们带到智澄禅师处,请他超度教化”

        一句话未说完,忽听空中传来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但专一念,烦恼变菩提,地狱化天堂,即在当下,何须未来?”

        紧跟着下方血河魔阵纷纷瓦解破碎,魔血魔煞自动消失散去,那些厉鬼恶魂,也都身被佛光笼罩,向上升起。

        在九霄天下,一片金光化作祥云,上面金莲宝座上,智澄庄严而坐,两旁分别是天蒙禅师、尊胜禅师、智公禅师、白眉禅师、芬陀大师、优昙大师,俱都庄严净土,法相护持。在这些佛门高人之外,更有毒龙尊者、涤尘老尼、九魔童子、轩辕法王、尚和阳等,皆已剃度皈依,做金身罗汉状,与座前守护。

        蜀山世界里,几乎所有的佛门高人同时念诵阿弥陀佛号,放出来的光明祥云比下面的七宝金幢更加宝相庄严,下面的八十一道血河,以及乌灵珠所炼魔阵,以及种种魔障魔禁魔音魔法,纷纷冰消瓦解,魔宫动摇,粉碎散化,魔宝一件接一件破裂,恐怖魔狱,也转为庄严净土。

        被困的那些魂魄元神,纷纷脱了禁制,被佛光包裹,向上升去,金铭钧死时,留下九疑鼎和七魔灯未收走,九疑鼎被鸠盘婆所得,七魔灯还悬在空中,此时被佛光照耀,上面的三凤、徐完、谷辰、耿鲲、邹勤,以及绿袍老祖和白骨神君也都一起解脱,被佛光接引,上升到祥云顶空,跟那些解脱的魂魄元神一起,坐在高僧神尼左右,齐颂佛号,所发光芒,照彻三界六道

        鸠盘婆看到其他人全都得到解脱,倒也欣慰,只是自己将要身死道消,不免悲哀,向诸位高僧拜求:“我佛慈悲,也救我一救”

        智澄说道:“人生灾劫,皆是自心善恶所感,你已念转菩提,何须人救?”

        鸠盘婆上下一看,自己的劫云竟然不知什么时候尽都悄无声息地消去,顿时喜出望外,一股劫后余生的感觉油然而生。

        她用九疑鼎收了九子母天魔,来到智澄座前,双手捧着供奉上去:“此宝本是金真人之物,只是我刚才一怒,使出九天秘魔解体诛仙**将他杀死……”

        智澄将鼎拿过去,呵呵笑道:“金大哥已经修成金仙位业,生死由心,你如何杀得死他?刚才不过是他借机令你升起一念慈悲,另也借此功德,躲避了那飞升劫难,如今飞行自在,早就去了他方世界了”

        鸠盘婆也跟智澄座下,受佛光包裹,消除魔障,坐在祥云之上,下面忍大师弄着七宝金幢隐忍待发,就显得尴尬了,智澄笑着劝解忍大师却只因被人利用,这点嗔念放不下,又因为事先自己以为全局尽在掌握,却步步失却先机,越发觉得没脸,只因为这点嗔念燃起怒火,使得火烧功德林,几乎将数百年积攒的福报功德全都烧尽,日后智澄去找金铭钧做太虚法会时,虽然发了请柬,忍大师仍然拒绝邀请,无福参与。

        再说南海这边,魔梭被破,剩下那些妖邪便不足为虑,被陆飞带着弟子扫荡一清,选了一处九岛连环之地,师兄弟九人各占一处,从各地移植动植,布置精致,种种手段,略去不提。

        直到数日之后,到了预定开府之日的前一天,金铭钧忽然出现,将众门人聚到一起:“为师如今已经修成正果,将要羽化他去。”

        陆飞赶紧带着师弟们跪倒恳求:“弟子们年幼道浅,山门初立,恐不能撑起局面,肯定师父怜悯,再住世……”

        火孩儿更是扑过来,不再顾礼仪威严,直接抱住金铭钧的大腿:“师父你不许走你还没看着我们成就工业呢。”

        “去”金铭钧伸手敲他的头,“我又不是像世俗中人那样寿终命陨,乃是飞升他方,其他修行人求都求不来的,你们哭哭啼啼地作甚?”

        火孩儿真把眼泪流得满脸:“总之就是不许,那天界有什么好的?师父你竟然舍弃我们,非要去那里,不过是领些职司,被人奴役”

        金铭钧缓声说道:“并非去天界,而是去另外一个世界……”

        “那就带我们一起去这门派不开也罢,咱们都跟师父去。”

        “胡说”金铭钧呵斥他,“我早就跟你们说过,我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五百多年前随缘到此,如今缘分已尽,我又随之离开,有什么稀奇的。”

        “我不管,反正不让师父你走”火孩儿哭道,“师父去哪,我就跟去哪,给师父您老人家端个茶倒个水,若遇到不开眼的蟊贼想要打劫师父,我就先替您教训他,我要是打不过,师父您再出手……”

        其他人也都流泪恳求,金铭钧叹气站起,把崆峒七宝拿出来,递给陆飞:“这些宝物,我留之无用,便给你们做镇派之用那昊天镜你给我拿出来。”

        陆飞不敢违抗,双手捧着昊天镜递过来。

        金铭钧收起宝镜,就要向外走,火孩儿拼死抱住大腿,死活不松,还招呼石生、萧清他们几个小的一起抱,金铭钧苦笑:“你们也是修炼许多年的仙人,如何做这番小儿姿态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

        好说歹说,火孩儿就是不松手,石生也跃跃欲试,金铭钧说道:“我的真身早已经去了他方世界,现在你们见到的,不过是一个化身而已,你们修道多年,如此真假不分,真真叫我失望”

        说完身子化作一团金光,连同那面宝镜同时消散失去踪影。

        空中隐隐传来他的声音:

        莫问何来何处去,去留无常两茫茫。

        此间过客五百载,终余教化在十方。

        过去现在未来世,亦真亦幻尽荒唐。

        他方世界号太虚,太虚之内演洪荒。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蜀山金须奴,小说《蜀山金须奴》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蜀山金须奴章节目录 027 归去来兮(大结局)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