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无限盗墓TXT下载>>无限盗墓>>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回 终章TXT下载
    分享到:

    无限盗墓: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回 终章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虽说以穿杨箭的度,只要一射,纵然是神仙也难以躲开。可穿杨箭再厉害,也得依靠我举手起来瞄准,鬼君是何许人物,单练起来老年都不是他的对手,只要我稍有动作,恐怕就会被他察觉。我又想到,穿杨箭的弊端老年又怎能不知,他既然暗示我使用穿杨箭,应该有什么谋略。

        想罢我再次看向老年的背影,忽的脑海一亮,这老年看似很随意地走到我前方,实际上恐怕是有打算的,当下明白过来,故作皱眉,对老年说道:“老年前辈,你怎么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天罚’的人根本就不可信,跟他能谈什么交易?”

        老年冷哼:“小娃娃懂什么?我们老一辈的谈判,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我看你爷爷早晚要被你害死!”

        我见老年已经知道怎么跟我配合了,当下装作大怒,指着他道:“我知道你辈分高,可我绝对不允许你拿我爷爷的性命开玩笑,我看你根本就不把我们这些人的命放在眼里,一切只为了完成你那所谓的使命!”

        “放肆!”老年猛地转过身来朝我大喝。也正因为他的这个动作,他的身子此时已经完全挡在了我和天罚老大之间。

        我的手明着是指老年,实际上是对准鬼君的脖颈,只要把握好机会,在我射前的一瞬间老年躲开,铁箭定能即刻杀了这个罗刹。唯一的难题,就是时机的把握,时机如果抓得太紧,恐怕铁箭在射中鬼君前就会误杀了老年,而倘若时机抓得太松,鬼君便会察觉。

        为了不让鬼君生疑,我继续与老年争辩着,心中暗自斟酌了好一会,始终拿捏不好时机,下不了手。老年不停地眨眼暗示我快点出手,我却有些犹豫不决,正不知道要不要在此刻下手,忽见老年身后,鬼君的目光突然从我们身上移了开来。他看向我后方的阿铁,冷笑着晃晃手中的遥控器,喝道:“请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情绪,把枪放下!”

        原来阿铁趁鬼君不注意,暗中捡起地上的枪,对准了鬼君,被鬼君觉。我见到这情况,当即大喜,再不迟疑,迅朝老年眨了两眼,紧接着左手猛地握在右手手腕上,按动了机关。

        老年一直在注意我的动作,铁箭射出前一刻,他整个人十分及时地矮下身子,只见一道冷厉的寒光嗖地一声从老年头顶划过,射向了鬼君的脖子,根据穿杨箭的威力推测,只要这一箭能瞬间穿透脖子上的脊椎,纵然鬼君身体素质再好,死前也来不及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开关。

        谁知道鬼君的反应度太快,在铁箭射中他之前还是察觉到了,只见他猛地一歪头,铁箭居然偏了。虽然射入了他的脖子,但却并没有射中脊椎处的神经中枢。他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直勾勾地望着我,忽然意识到这枚铁箭是致命的,当下就想在死前按动遥控器的开关。

        我料想不到情况居然是这样,急火攻心,险些晕过去,谁知就在此刻,另外一道寒光紧随而至,噗地一声就径直穿过了鬼君的脖颈,脊椎瞬间已是被切断。一时间,鬼君身上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唯见两道血泉自他脖子上喷泄。

        大概定格了两秒钟,鬼君的身体才一翻而倒,他手中的遥控器,也随后落到地上。我回过头去,只见马冲举着他背包中那杆猿臂机弩如释重负般地朝我轻轻一笑。这东西我记得,我们在黄胎涌渡过断桥的时候,借助的就是这东西,却没想到,这东西最后会成为鬼君的终结者。

        我大步走到鬼君身边,当先捡起那个遥控器,接着用手在他脖颈动脉处试了试,现他真的死了之后,这才重重呼了一口气,坐倒在地。

        大伙这个时候也全都聚拢过来,老年蹲下身子,说让我们瞧瞧这鬼君的真面目,便哗地一声将鬼君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我们都低下头去看,随着人品面具一揭,众人均是倒吸一口凉气。

        人皮面具底下的脸奇丑无比,不仅五官歪曲,还生着一条条沟壑般的皱纹。我敢保证这是我见过最丑的一张脸,也许这真是天底下最丑陋的面目。

        我摇摇头叹道:“都说鬼市中人个个都丑陋如魔鬼,平日都假借面具示人,从不轻易露出真面目,原来所言不虚。”

        老年听我说出鬼市,知道我猜出了鬼君的身份,便对我道:“没错,这个人就是鬼刀家族的现任家主,鬼君。”

        除了我和老年之外,其他人都不知道鬼君是什么,我照着《玄机册》中简单地讲解了一番,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我说:“老年前辈,既然鬼市的年代是在唐朝,我心中已经对‘天罚’四大禁地的目的有了一些猜测,也不知道我猜的对不对。”

        现在大伙都轻松下来,老年也没有了平时的严肃,朝我笑笑,说道:“你不妨说说看。”

        我说:“四大禁地的真正秘密,一直以来只有知更女和玄阴子知道,而鬼市是出自唐朝又绝于唐朝的神秘地界,所以,这恐怕要联系到唐代苏醒的知更女身上。”

        众人觉得有理,均轻轻点头,听我继续说下去。

        “唐太宗妃子身患寒毒,魏征为了替妃子治病,特地请知更女出山。也许知更女欠着魏征的人情,所以她让魏征进鬼火焚尸墓中取出鬼火烈魂。妃子的病治好后,恰逢玄阴子施计,逼魏征将他封印,为了保存鬼火裂魂的灵性,所以魏征将鬼火裂魂一起埋藏进了南蛮鬼宫。记得当时老年前辈说过,魏征为了建造鬼宫,特地请了许多能工巧匠,而这些能工巧匠里边,不排除有鬼市中人。”

        老年脸上笑意更甚,示意我说下去。

        我低头看了看鬼君的尸体,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鬼市里什么东西都有卖,他们能搞到这么多珍奇异宝,必然会存在一个很厉害的情报机构,魏征治病和建造鬼宫之事,甚至连鬼火裂魂和四大禁地之事,恐怕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鬼市获悉,而后来传言鬼市被大地之神沉入了地底,我猜,灭了鬼市的人,估计不是什么大地之神,而是知更女。知更女为了守住四大禁地的秘密,完全有可能将鬼市和鬼市中人列入她的黑名单中。也许是天意,也许是别的安排,鬼刀家族幸存了下来。他们带着四大禁地的秘密,一直低调地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个家族混迹黑市多年,想必他们也想要以黑市生意来复苏,而且他们瞧准的,恐怕是国际黑市。而要掌控黑市,除了手段和财力之外,还需要拥有大量财宝,能在黑市掀起浪潮的财宝。于是,四大禁地进入了他们的计划中。”

        “这些年来,他们估计没少闯进过四大禁地,只是四大禁地里太过凶险,他们没有一次成功,直到后来,他们不得不相信知更女的预言——只有东方朔的转世,才能突破四大禁地的重重险阻,最终拿到知更女留下的东西。接下来,这伙人必然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手段,来寻找东方朔的后世。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我之所以会被他们盯上,恐怕是因为他们认为那个人就是我。老年前辈,你觉得呢?”

        老年点点头道:“真不愧是冥族子弟,你猜得很对,**不离十。不过,至于你是不是东方朔的转世,我也不知道,估计也没人能知道,就连‘天罚’也只是猜测。”

        “那就奇怪了。”张继这个时候插话道:“年老头,这么说,那伙人也不确定谁是那个东方朔的转世,为什么偏偏找上老逸?”

        老年道:“也许是欧阳逸带着那块玉佛像的缘故,‘天罚’也许知道玄阴子和知更女都带着这样的玉佛像,欧阳小兄弟成为倒斗之王,名声大起,当然会进入他们的‘人才名单’中,他们拉拢欧阳小兄弟之前,也许就现了欧阳小兄弟身上的玉佛像。他们这些年一直在寻找东方朔的后世,突然见到欧阳小兄弟带着东方朔的玉佛像,肯定会抱着试试的心理,借欧阳老头来威胁欧阳逸,让欧阳逸去闯四大禁地。”

        “欧阳逸后来果真从三世血尸墓出来,拿到了妖墙精魄,你们想想,欧阳逸一下子就做成了他们几代人做不成的事,他们还能不相信?而且之后的几座古墓,欧阳逸也都能脱身出来,一次或许是偶然,可两次三次,那就是必然了,他们是这么认为的。”

        我仔细想了想,很赞同老年的推测。忽然想到什么,又对老年问道:“老年前辈,那四件宝贝究竟有什么作用?难道是钥匙?”

        老年点头道:“不错,四个宝贝是打开‘天门’的钥匙,‘天门’在知更女的墓室里,是埋藏知更女生平所有宝物的地方,而天门的钥匙,就是那四件宝贝。”

        我摇头低叹:“财宝财宝,自古以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形容得太妙了,妙得很悲。”

        老年正要说什么,忽然觉什么,从口袋中取出了一个火柴盒大小的东西,那个东西上边,此刻正闪着绿色的光芒,还轻微在震动。老年拿起一看,神色大喜,当即对我们说道:“我们‘八指人’按照计划,在‘天罚’总部故意散播负面流言,还暗中使手段搞破坏,现在总部已经估计乱套了,弟兄们趁机救出了欧阳逸的爷爷,我们之前商定,只要救到人,就绿灯信号,你们看!”

        我看着老年手中的仪器上的绿灯,眼睛忽然一湿,再也顾不得任何事情,当下起身道:“走吧,咱们回家!老年前辈,还劳烦您带路了。”

        老年有些奇怪地看着我:“怎么?知更女的墓室不进去了?”

        我回头去看了看那道石门,摇摇头道:“其实知更女是个可怜的人,咱们已经打扰了四大禁地这么久,就留给她一个安寝之地吧,也许真的有一天,她能等到她等的人,总之,那个人不会是我,我等的人,还在外面……”

        老年闻言,赞许地看了我一眼,哈哈大笑:“那么,咱们出去吧,都别松劲,还有很多事要忙呢,至少得把‘天罚’拔掉。”

        刘全胜补充道:“是啊,咱们还得从‘天罚’那里拿回妖墙精魄,让紫云那丫头带着精魄来这座墓里边呆上几个时辰。她身上的两毒可不能怠慢。”

        我点点头,暗暗摸了摸腰间的骨灰袋,朝众人一挥手:“走!”

        ……

        春去秋来,又是一年盛夏,这一天,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我在产房外面不断度着步子,心中非常焦急不安:“怎么还不生?怎么还不生……”

        听着产房中紫云的叫喊,我的心委实提到了嗓子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一阵天籁般的婴儿啼哭声从产房中传出,我霎时间只觉大脑缺氧,激动得泪水夺眶而出。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儿!”产房里,护士小姐的声音欣喜非常。

        我尽力平复自己的激动心情,站在门外等着房门打开,心思忽然飘远……

        儿子,今天,请用力哭,加油哭。明天,即使全世界的人都哭,你却不能哭,记住……爸爸的话……

        (全集完)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无限盗墓,小说《无限盗墓》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无限盗墓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回 终章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