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魔王绝爱TXT下载>>魔王绝爱>>章节目录 第125TXT下载
    分享到:

    魔王绝爱:章节目录 第125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又做了讨人厌的梦了,这已经好几天,看着梦里的苍夜和蓝儿彼此误会,互相折磨,蓝儿真是窝火极了。她誓,她讨厌误会。因为她听说过无数次关于魔王大人和女神蓝儿的传说,所以对于故事的进展她很熟悉。在梦里,她觉得她自己就是蓝儿,可又不是蓝儿。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那一刻蓝儿的心情,嫉妒、恼怒、生气、愤怒,可是她却不能把自己的思想灌入对方的脑袋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儿和苍夜越走越远。

        “哎!”

        疲倦的醒过来,蓝儿觉自己好累。这几天的梦,简直太糟糕了。她现,自从上路起,她梦里的蓝儿和苍夜,就开始纷争不断。这可真是糟糕啊。本来她赶路就够累的,本指望着梦里好好地放松精神,没想到,反而还受罪了。

        看到苍夜,她忍不住的抱怨出声。“哥,我讨厌误会!”

        “嗯?!”苍夜没反应过来。

        “就是讨厌像刘亮和大妞那样,没有必要的误会啦!有什么事情,大家说出来不就好了吗,干嘛非得藏着、兜着,真是讨厌透了!”

        让她有些难过的梦,让她的心情变得烦躁。

        苍夜挑了挑眉。

        蓝儿急忙拽住了苍夜的胳膊。“哥,以后你要是哪里觉得我做的不好,或者因此讨厌我,一定要告诉我好吗?!我不是你肚子里面的应声虫,我根本就不知道你想什么,所以,我们之间不要有误会,大家开诚布公地把事情都说出来好吗?!就算我们老死不相往来了,也不要存在什么误会,好吗?!”

        这个丫头,在想什么呢?!苍夜在心里失笑,不过看蓝儿一脸的严肃,就没有笑出来,很认真的回答一声:“好!”不过,他和她,永远都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的。

        蓝儿大松了一口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他说这样的话。可是,她的直觉告诉她,她不想和他之间有什么误会,然后弄得像苍夜和蓝儿那样惨!

        其实,在不自觉当中,她已经把他看得很重了,可是这个初尝情滋味的女孩,还不太懂呢!

        桃花村这一次,一共派出了六人来护送苏水水去落花村。六个人,不算多。是因为,在桃花村六百里外的小镇上,会有另外一个美丽的女子加入他们的队伍。到时候,护卫女子的人数自然就多了起来。而且,附近推选出来的美丽女子,最终都是要在最近的主城——白狼城汇合。到时候,会有主城派出来的正规军加入,更加确保各位美女的安全。

        所以,在另外一位名叫丁蔻的女子加入蓝儿的队伍之后,蓝儿就不能再肆无忌惮地和苍夜瞎闹了。原来的是同一个村子的人,大家都熟的不能再熟了,所以行为上就像在自家一般的放松。可是队伍中有了外人,桃花村的每一个人,出去就代表桃花村的形象,所以每个人都会提醒自己,端正言行,不能因为自己,而给桃花村抹黑。

        丁蔻来自小镇,所以骨子里面有些看不起乡下人吧。连带着护卫她的人,表现的都有些高傲的样子,不愿跟桃花村的人多谈。两支护卫队伍虽然混合在一起,但是还是明显可以看得出,彼此之间还是界限分明。既然对方不给自己面子,桃花村的人也不会傻得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所以也是自顾自得管好自己,对着来自小镇的一批人,也不愿深交。

        只是一场打劫,改变了彼此之间的僵局。这当中主要的助力,就是苍夜了。

        有人的地方,必然有江湖。

        所以,蓝儿他们碰上打劫的马贼,真是一点都不用觉得惊奇。但是这股马贼当中,有两个魔法相当了得魔法师,就不得不让人惊异了。

        本来这个大6,武术已经赶过魔法了,所以,对付普通的魔法师,队伍里面有几个武术高的,就应该是万无一失了。普通的魔法师,魔力低,施法度慢,准确度又低,往往施展出来的法术还没到达目标之前,目标就可以身子一闪,躲过去。那些武功高强的,更是靠这度快靠近魔法师,一刀结果了魔法师。因为众所周知,魔法师也就只能在远攻方面占有优势,他们最不擅长的就是近身战了。

        但是,这两个魔法师却不同,他们相当干脆。一上来,什么废话都不说,就一个大型的冰系魔法罩了过来,立刻把这将近二十人的队伍都冻成了冰块。这种大型的魔法,是需要一定的吟唱时间的,由此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人早就盯上他们了。

        蓝儿被困在冰中,动弹不得,急得够呛。而且,她非常不喜欢这种被困在一个小空间的感觉。潜意识中,她觉得自己似乎以前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所以,她变得焦躁、不安,嘴里想嘶吼什么,却什么都吼不出来。她一直苦练的火球术,这个时候根本就挥不出来,因为她全身都被冻住了。而且,更让她恐惧的是,要是她一直被困在着冰块当中,怕是最后会窒息而死!

        不!她不要!

        “哥……”

        她张嘴,想也不想的就想到了他。

        然后,一阵暖阳拂过,她瞬间落入了一个怀抱。熟悉的温暖和气息,让她猛地抱紧了他。

        “哥!”

        她像八爪鱼一般的附在了他的身上。

        是他,真的是他!

        她在狂喜当中,深知这个男人,已经成为了她的与众不同。

        苍夜一手揽住了蓝儿的小腰,看着那几个胆敢对他打劫的八人,眼中闪过冰冷的愤怒。

        “不自量力!”

        冷哼中,他大手一挥,那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冰,转瞬间消失无踪。

        那打劫的一行八人揪然变色,见势头不对,就像策马逃跑。苍夜岂容这种跳梁小丑继续为非作歹?!他拔下了一根头,朝八人扔了过去。那细长的头,在半空中化为细长的绳索,呼啦啦作响着,就将那八个人帮成了一团。

        至此,苍夜在这支队伍之中的地位,立刻上升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来自小镇的那批人,看着苍夜的眼神是敬慕加崇拜的。来自桃花村的、早已跟苍夜混熟了几个年轻小伙子,直嚷嚷着苍夜不够意思,深藏不露,一得空,就死皮赖脸地求苍夜教他们两手!

        就连那个一直很清高的丁蔻,也在当晚,笑眯眯地端着一碗热汤凑了过来。

        出门在外,除了那两个需要保护的美人——苏水水和丁蔻有专门的马车可以休息外,其他人都没有什么讲究,直接露宿在外头。

        教训了马贼的当晚,大家依旧露宿在野外,架起了高高的篝火、烧水做饭。伴着一股股的香气,那位丁蔻没人奇迹一般的凑到了苍夜的身边,笑着递过来了手中的碗。

        “喝完热汤吧,今天下午的事情,真是太谢谢你了!”

        她笑得极为柔美,一双水亮亮的大眼睛,娇媚媚的看着苍夜。蓝儿在一边看着,莫名的火气。她以前只觉得这个女人冷傲,眼下,她觉得这个女人真是讨厌。他这变脸的度,也未免太快了吧?!她干嘛不一直维持着她的冷傲啊?!

        讨厌!

        蓝儿在心底愤愤的嘟囔,看着丁蔻的双眼,快要喷火了。

        喂!女人,你干吗要靠哥这么近啊!你跟他又不熟!

        眼看着苍夜竟然伸手接过了丁蔻递过来的热汤,蓝儿猛然间,觉得心口憋得好难受!

        他竟然没有拒绝?!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不拒绝?!

        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想法有什么不对劲,只是执拗的仇恨上了那碗还冒着烟的热乎乎的汤,也执拗的仇恨上了苍夜伸手接碗的行为。

        可会死,没想到,苍夜刚接过碗,随手一顺,就将那香气怡人的汤递到了蓝儿的面前。

        “蓝儿,你喝,先暖暖身子!”

        蓝儿愣住了!

        丁蔻也愣住了,美丽的女子尴尬的出声。“那个……这是我专门……端来给你喝的。”

        苍夜挑了挑眉,神情蓦然变得冰冷。

        “我接过来了,这汤自然就随我处置了。还是说,你想要把这汤给要回去?!”

        怕是从来没有一个男子用这样冰冷的口气对她说话吧,丁蔻小嘴一咬,眼眶有些微红的跑了。不过,临走前,还是欲语还休、含羞带怯的睨了苍夜一眼。

        那样子,分明有暗送秋波嘛!

        这个女人,太可恶了!蓝儿愤怒的低头,一股脑地将热汤灌入了自己的肚子里,一点汤都不剩下,绝对不留一滴汤水给颈盔男。喝完之后,她冲着跑开的丁蔻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

        哼,想要勾引我哥,你想的美呢!

        蓝儿气呼呼的一把坐到了苍夜的身边,伸出双手,占有性地搂住了苍夜的胳膊。不远处,丁蔻正往苍夜这边看来。蓝儿越的将自己贴在了苍夜的身上,冲着丁蔻,孩子气的又做了一个鬼脸。丁蔻的脸色大变,看的蓝儿心里很爽!

        哼!

        让你出来作怪!

        活该!

        可是没想到,这个丁蔻竟然还来接近他?!蓝儿现自己吃完饭,才不过是洗碗的一顿功夫,转身,就看到丁蔻已经站在了苍夜的身边,笑着,同他说些什么!

        蓝儿火了!

        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还有,可恶的颈盔男,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你干吗要理会她啊?!别不是看她长得美,你就动心了吧?

        一想到这,蓝儿的心头就酸酸的,不舒服极了。

        她将自己湿漉漉的手往裤腿上抹了抹,咬了咬唇,依然朝着苍夜走去,并且插入了两者之间。

        “哥,你过来一下!”

        她伸手去拽苍夜。

        丁蔻变了脸色,看着蓝儿的眼神有隐忍的愤怒。

        苍夜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没有说话。蓝儿拉他离开,他没有二话,立刻离开。

        将苍夜拉到没人的一角,蓝儿松开了手。转身,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苍夜,酸溜溜地低哼:“她很美吧?”

        苍夜就不承认也不反驳,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也不显山不显水的。

        蓝儿气氛的跺了跺脚。“我看她好像对你有意思呢!你要是心里有想法,可是要早点做出表示啊,要不然,等她到了白狼城,成为了魔王大人的候选新娘,你可就再也没机会了。”

        “你介意吗?”

        “哈?!”蓝儿夸张的哼了哼。“我介意什么?!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干嘛要介意?!”

        苍夜冷下了脸,颈盔下的嘴唇,慢慢地抿紧。难道,是他误会了?!

        蓝儿继续维持酸溜溜的调调。“我先警告你,她长得那么漂亮,只怕对你不会真心的哦。你现在带着颈盔,还能挡一挡你的脸。等她要是真的见了你的脸,肯定会抛弃你的啦!你长得那么丑,他肯定不会瞧上你的!”

        “是吗?”他喃喃,声音异常的低。

        蓝儿心里一紧,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过分。自己现在到底在干嘛啊,为什么要揪着他的脸不放呢,干嘛要一再的揭他的短呢!这样的自己,简直太丑陋了!

        “哥!”蓝儿歉意的伸手,去拉苍夜的胳膊。“哥,对不起,我说的有点重了。其实……其实我想告诉你,我……我肯定不会介意的。无论你长得什么样子,我是一定不会介意的!”

        “算了,你别安慰我了!”他看上去深受打击。

        蓝儿越的觉得愧疚。

        “哥,你别这样,你要相信我,我刚说的都是真的!”

        “嗯,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我的确很丑,的确没有女孩子会喜欢我的。”

        “哎,不是这样的……”

        苍夜竟然推开蓝儿的手转身要走,这下蓝儿急了。她想了想,快跑两步,跑到了苍夜的面前,一把拦住了。踮起脚跟,她不管不顾的亲上了苍夜的脸。

        豁出去了!

        一吻完毕,她迅的挪开了唇。站定,她佯装镇定看着苍夜。见苍夜没什么表示,真在那一动不动,她镇定不下去了,急了,终于低吼了出来。

        “我就是没有嫌弃你,我……我……算了,我豁出去了,哥,我喜欢你!”

        表白的话都说完了,可是苍夜还是没有反应,蓝儿突然觉得全身上下通体的冰冷。她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

        可是下一秒,她就被苍夜给狠狠的拉入了怀里。

        苍夜搂紧了她的细腰,低下头,恶狠狠地吻了下去。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他全身都处于一种狂喜的状态。他没有用冰冷和疏远来对待丁蔻,原本的目的是相逼蓝儿现自己的感情,没想到,上天如此的优厚他,竟然让这个傻丫头对他表白了。

        天哪!

        狂喜,狂喜不足以表达他此刻的兴奋!

        只有吻住她,抱紧她,才能让他的心稍微镇定一点。

        天哪,蓝儿,蓝儿……

        他的脑中,已经唤了几万遍她的名字了!抱着她,感受她的体温,他还是觉得不够,真想,能把她揉入自己的骨子里,让她彻底的属于他,不能逃开他!

        这种炽热的感觉,是他当魔王的时候,从来不曾有的。原来,情到深处,真的会比火山的熔岩还要炽热!

        放不开她……放不开她……

        两个人的激吻,终于引起了骚动。一阵阵的喝彩声开始响了起来。更有一些爱闹的在那吹口哨助兴。远处,丁蔻见到这一幕,脸色猛然晦暗了起来。她转身,摸入了自己的马车中,深知她该适可而止了。

        这一次,苍夜总算如愿以偿的将蓝儿给吻晕了。

        一整晚,蓝儿都昏睡在苍夜的怀里。等天明醒来的时候,想想昨晚的自己,蓝儿还觉得不可思议。面对众人的取笑,蓝儿虽然忍不住的会羞红脸,不过,心头却莫名的轻松了不少。原来,承认自己的感情,真的是一点都不困难。

        “哥,我想要的是魔王和蓝儿那样的爱情!”一生一世一双人,再也不会融入其他!她想告诉他她的立场,若是他不能赞同她这样的立场,就请拒绝她。若是他没有这个信心和决心做到这一点,也请拒绝她。现在的她,还是可以承受得住“拒绝”的!

        苍夜笑笑,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那个看似存在的颈盔,偏偏在碰触她的额头的时候,仿佛成为了虚无。

        “我知道,我要的,也是这样的爱情!”

        蓝儿傻笑了起来。

        她想,她已经找到她这辈子的唯一了!

        若是没有来到白狼城,蓝儿想她会继续的骗自己下去。骗自己那些梦都是因为她太过熟悉魔王的故事而衍生出来的幻境。但是当她看到白狼城城门口伫立着的那个天蓝色的水蛋的时候,她战栗了。那太过熟悉的感觉,让她一下子窒息了起来。

        然后,一瞬间,有很多画面宛如野牛群一般从她的脑中奔过。那一刻,梦境不再是梦了,她真的感同身受了。她被困在水蛋之中,远远地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了她在城底征战。呼啸声,嘶吼声,血色染红了整个战场,她无奈的注视着这份场景,眼泪缓缓的流下……

        “怎么了?!”

        呼唤她的不止是苍夜,还有桃花村的一干青年。

        “蓝儿,你怎么了,怎么哭了?!是不是老大欺负你了?!”

        老大,这群崇拜苍夜的人给苍夜取得一个外号!

        蓝儿这才从虚幻中醒了过来。睁开眼,那充斥着血腥的古战场已经消失不见,耳边也没有了那些呼啸的嘶吼、打杀声。

        可是,她的眼泪却止不住。

        眼中的男子,再一度的同刚才画面中穿着盔甲、戴着头盔的苍夜重合!

        她惊讶的瞪大了眼,看着他,满是惊骇!

        梦,还能是梦吗?!

        那水蓝色的蛋,是如此的刺眼,单单是看着,她就忍不住的开始战栗。

        她被他温柔的揽入了怀里。

        “怎么了?”苍夜柔声问。

        蓝儿摇头,这一切,让她怎么说?!她自己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他不知道从何处来?!也不告诉她他的名字,以及他以前的经历。他说,他告诉过她他的名字;他很肯定地说,她肯定能想起他的名字;他也说,等时候到了,他自然就拿下颈盔。

        从一开始,他就对她好。他对别人总是稍显冷漠,可是对她,总是不吝啬他的笑容。这一路来,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照顾她,甚至纵容着她某些时候的放肆。那一次有了危险,她以为她要完了,可他却轻易的摆脱了冰块,救下了她。一挥手,就将大片的冰河给弄没了。还有,那世人皆知无药可解的“白美人”,他却偏偏有解药。

        他……他到底是谁?!

        而她自己……又到底是谁?!

        她觉得,有一个很大的秘密藏在他和她的身上,或许他知道,可是他不想告诉她!

        为什么,从他来了之后,她就开始做这样的梦,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难道……难道……

        看着苍夜,蓝儿迷惘了!

        苍夜俯下身,在她的耳畔低语。“别多想,说好了,要顺其自然的!”

        顺其自然?!

        他竟然能察觉到她的想法?!

        蓝儿惊骇!果然,他有事情在瞒着她。果然,是她遗忘了什么吗?

        那么……

        一个特别狂野的想法猛的宛如流星一般地撞入她的脑海,她深深的惊骇住了。忍不住的摇头,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不可能这样幸运的,她……她不可能会是千年前的那个……

        可是,心里有另一个声音在那小小声的诉说:是的,你就是,你就是……

        蓝儿头疼了起来!

        “夜,头疼,我想休息!”

        莫名的,她将只有梦里才能唤出来的名字说了出来。话一说出口,她就有些懊恼。怎么可以当着他,喊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可是眼前的他一点都没有惊异,也没有生气,更没有出声辩驳,反而自然而然的抱起了她,柔声。“先找一家客栈休息吧,你累了!”

        “夜”这个称呼,似乎本就是他的名字!

        蓝儿控制不住的睫毛乱颤,他低笑着,伸手,轻轻捂住了她的眼,哄到:“乖,闭上眼,休息!”太过剧烈的思想波动,是很耗神的。现在的她,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蓝儿顺从地闭上了眼。躺在他的怀里,她又觉得心安了。若她真的是千年前的那位蓝儿,那又能如何呢?!没必要惊慌失措不是吗?如他所说,一切顺其自然就好。她只需要知道的就是,他会一直陪在她身边,不会离开。

        蓝儿后来得知,像白狼城那样的大型城市都会有那么一个大型水蛋,那是为了纪念魔王大人和女神蓝儿的,纪念千年前他们之间那段打破天神禁制、破水蛋而出的深情。要是这样想的话,这个水蛋看上去就没有那么令人恐怖了,反而还会令人觉得怀念。

        再一次上路,是在两天之后,这一次,多了一些变化。除了多了另外三位美人之外,队伍里还多了一支由城主专门指派出的正规军。

        而蓝儿和苍夜之间的变化,最显著的应该是称呼上的改变。

        那一天,蓝儿头痛醒来之后,就改口叫苍夜为“夜”了,而苍夜从不否认。她叫他,他必定应声。还记得,那天护送着苏水水和丁蔻去面见城主,她叫他为“夜”。那个城主当下就揪然变色,惊骇莫名的看着苍夜,然后诚惶诚恐地说要请苍夜到一边说话。还是苍夜一个冷冰冰的眼神阻止了城主的行动。

        蓝儿觉得自己大概能猜到他是谁了。

        自从见到那个蓝色水蛋之后,记忆宛如破闸的水,疯涌着朝她扑来。她梦到很多,也看见很多,对他的感觉,也越的觉得亲切和熟悉。

        千年啊……

        相识在千年以前!这样的浪漫,若是以前的她,必定会因为这种认知而傻笑;可是而今梦到的越多,她就越笑不起来。因为,梦里的情景,太沉重也太哀伤。那么相爱,却不能相守,还得等待千年才能重新相聚,这……真是太苦了!

        她看着他,可是心疼!

        要是一切都如她所想,那么这千年,他到底是怎么度过来的?!

        坐落在花水村的魔王山,据说终年阴云缭绕,那是他千年以来一直都化不开的哀伤吗?!

        “夜……”

        “夜……”

        “夜……”

        她多唤他一声,心就会多痛上一分。

        他质问她,轮回转世,她已不是她,他也不是他,两个人,可否还能爱上?!可是这个傻瓜,他不就是痴痴地等了千年吗?并且,在她恢复记忆之前,不还是急巴巴的来到了她的身边吗?!

        这一日将近傍晚,大队伍距离最近的村镇还有两百里呢,天气剧变,北风突起,乌云密布,顷刻间遮天盖日。仿佛利剑一般的暴雨,很突然的就下了起来。这是入春以来,最大的一场雨了。这一场雨下了,就表示严寒的冬天真正的是过去了,也代表着带着清甜香味的春天正是到临了。

        天上雷声隆隆,是不是有银亮的闪电在天际划过。闪电嘶吼,似乎想要撕破那漆黑的苍穹,迎来光明。

        她在暴雨、急风、电闪、雷鸣中,回忆起了千年的结局。

        她仿若献祭一般地躺在大红色的喜床上,一动不动,任凭他尖锐的指甲划破他的胸膛……在战栗中,她迎来了窒息一般的空白……最后,定格的是他的脸,只为她而温柔一笑的脸,意识刹那消亡时,她恍惚的感觉到了某种幸福……

        “幸福……”

        蓝儿轻声喃喃,忍不住的伸手,去摸自己的心口。那里有点空,是因为,那个人没有在她的身边。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队伍开始慌乱,纷纷找地方避雨,她则被同村人拉入了苏水水所在的马车。

        现在,他应该是躲在某棵树下避雨吧!

        她坐在马车里,很温暖,不用惧怕寒风,不用惧怕暴雨,可是,这种温暖和安全,却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东西,只有那个男人能给她!

        她掀开车窗,探出脑袋,四下探望。很快就找到了他。雨雾中,每棵大树下都挤着一堆人,而他在这一群密密麻麻的人当中,还是那么的鹤立鸡群!那么独特的他,没有任何人可以忽略他的!

        蓝儿笑了起来,拉开披在身上保暖的衣服,掀开车帘,猛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苏水水急了,想要拉蓝儿,却已经是来不及了。

        “蓝儿,你要去哪里?外面下雨呢!”

        而蓝儿,径自欢快地在雨中跑着,仿佛小鹿一般的跳跃着,朝她心中认定的那个人跑了过去。人群中,他变了脸色。因为,看到她在大雨中跑着。

        他鬼魅般的一闪,顷刻间就来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夹起她的腰,他再一闪,鬼魅般的来到了一棵无人的大树下。

        “你在干什么?疯了吗?没看到外面的雨下那么大吗?不好好在马车里面呆着,跑到外面做什么?!”

        看得出来,他气得不轻。

        他气,是因为他心中在意,是因为他担心她。

        蓝儿心底窃喜,面上却委委屈屈地扁了扁嘴。“夜,我冷!”

        他急忙解下披风,拉她入怀,用披风将她包了起来。刚才明明他也淋雨了,可是披在她身上的披风却干燥而温暖,没有丝毫的水汽。蓝儿咧嘴偷笑,也不揭穿他的那一点小把戏。

        “为什么不呆在马车上?!”他还是余怒未消。

        她伸手,满足的抱住了他,娇声抱怨。“不是告诉你了,我冷嘛!马车上一点都不暖和,冻死人了,所以,我就来找你喽!夜,你好温暖,借我抱抱吧!”

        他愣住了!

        马车上一应设备都是最好的,又怎么会冷呢?!她这样说,无非是……

        苍夜笑了,看来是他不解风情了!

        这果然是一场极为典型的雷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雨停的时候,天边的乌云被吹散了。湛蓝色的天空重新显露了出来,仿佛一块极大地蓝宝石,干净,透彻。即将下山的太阳,也不甘就此惨淡的下场,非要在最后的那一刻,露一下脸,将余热淡淡的洒下人间。

        青树、绿草,粘着雨珠,沐浴在阳光下,透着一股鲜嫩。一股股青草的香味,扑鼻而来。蓝儿咧唇一笑,大大的吸了一口。

        “好清新!”

        深吸一口,仿佛脱胎换骨了一般。

        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声:“彩虹!,看,是彩虹!”

        蓝儿急抬眼看去,只见在高空中,一道极为绚烂的彩虹挂在了那里,闪烁着七彩的光芒。

        风雨彩虹,是指经历了风雨,终将得到如彩虹一般的美好吗?

        蓝儿笑了起来,千年了,经历了千年风雨,她熬了过来,他也熬了过来,这千年之后的彩虹,是该出现了啊!

        “好美!”她轻声喃喃。

        他低下头看着她,满眼的宠溺。“你要是喜欢,我以后常带你去看彩虹!”

        “好啊!”

        她答得轻快。因为她不怀疑,只要他想,就是她想永远都看到彩虹,这个不可一世的魔王也肯定能为她做到。

        “夜!”

        “嗯?!”

        “呵呵……看彩虹吧!”

        他捏了一把她的耳垂,终于将视线从她的脸上挪开,看远方的彩虹。

        这一次,换她偷偷的打量着他。

        千年了啊!

        竟然还可以再续前缘!

        难以置信,她竟然会这么幸福!

        她转过头,抱着他,与他一起共赏这雨后的美丽彩虹。两双漆黑的双眸,同时映入的是共同的七彩光芒!那绚烂的彩,照亮了这片天,也照亮了这相拥的两人。

        说这彩虹是极为美丽的风景,可是这相拥的两人又何尝不是极为美丽的风景?!他们身后,又有多少双眼睛没有带着羡慕和欣赏在两人的身上逗留过?!

        “那一刻,他们两个人好像都会光一般!”

        许久许久以后,作为护卫之一的张铁是这样对自己的孩子说的。

        千年以前的大概,蓝儿回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即使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了。蓝儿还不想马上把这件事情告诉苍夜,因为,她要实现她这一世的的愿望。

        大家还没忘了蓝儿这一世的愿望吧?!

        这一世,她可是要亲自护送着可能是蓝儿转世的女子前去花水村一趟,然后亲眼见证魔王和蓝儿的千年一遇。只是让她觉得颇为玩味的是,自己竟然成为了那个转世!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奇妙之处吧!

        她本以为,之后的旅程应该会是一帆风顺的。因为,有城主派出的正规军,打的是魔王的旗号。像这种护送魔王的候选新娘的队伍,没有人胆敢冒犯的。一来,国王不会放过他们;二来,魔王的威严也不容许他们挑衅。

        可是,竟然还真的有一伙胆大妄为的马贼跑了出来。那一伙人,纷纷蒙面,行为颇为古怪。不要随队伍而行的金银珠宝,反而所有的人都往一辆马车去。马车上,赫然坐着的是某位候选的美女。

        这倒是奇怪了。

        蓝儿这些日子一直腻在苍夜的身边,在一度碰到了打劫的事情,她根本就是不慌不忙。如今苍夜就在她身边,她还有什么可怕的?!而且,城主派出来的正规军,也不是摆着好看的,相信对付这一伙马贼,应该是绰绰有余了。

        蓝儿不动,并且对此表现的兴趣勃勃,苍夜自然不会多余的去出手,跟着蓝儿在一边看戏。果然不出蓝儿所料,这一伙人立刻被正规军给拿下了。

        “宁顺,怎么是你?!”

        那个叫做宁顺的年轻男子抿着唇不语,只是用眼睛不甘的瞪着马统领。那个年轻人摸样颇为英俊,剑眉大眼,看上去英气勃勃。身材也是魁梧,刚才他出手的那几下,看得出来,他的武艺也是非常不错的。若非五个正规军包围着他打,恐怕也不能这么快把他给拿下。

        宁顺没说话,可是马车里面的美女有话说了。

        楼美女从马车上踉踉跄跄的爬了下来,看着宁顺,未语泪先流。宁顺看着要被送往魔王山的楼美女,也跟着红了眼,看来,也是心情悲切。

        “宁顺,你怎么那么傻,那么傻……”楼美女哭着,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话。

        马统领的脸色有些难看,不过他还是下令放了宁顺等人。

        “宁顺,你可别忘了,你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这次看在宁大人的份上,我暂且饶过你。你要是再敢放肆,我肯定会逮捕你入狱!要真是那样的话,我看你还有什么脸面来面对你的家人?!”

        楼美人闻言,哭得更加伤心了。“宁顺,你走,走吧,忘了我吧,你走啊,快走啊……”

        宁顺红着双眼站了起来,深深的瞅了一眼楼美女,哽咽的低吼了一声:“我绝对不会放弃的!”

        就带着他的人马离开了!

        “似乎有内情啊!”蓝儿喃喃。很显然,那个宁顺和楼美女之间有些什么,而马统领应该也是知道的。只是因为某些原因,这两人不能在一起。

        蓝儿回头,瞪了苍夜一眼。心里不由有些埋怨:你看你,弄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吧,出事了吧!

        估计苍夜要是知道蓝儿此刻心中所想的话,他必定会大声反驳,这根本就不管他的事情,是各国权贵人士搞的。他们弄他们的,他根本就不搭理,这些事情,与他何干!堂堂的魔王,除了眼前的蓝儿,他何曾把别的东西放在眼里过?!

        马贼这事,肯定是不能完的。碰上了蓝儿这张心善的,她肯定是要帮忙的,她自己受过苦,所以自然希望“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入夜,大家住在了客栈里面休息。蓝儿催促着苍夜,一起找上了宁顺。这找人的工作,放在苍夜的身上,根本就是小儿科了。

        找上宁顺的时候,宁顺自然是警戒而又戒备的。蓝儿开口表示帮忙,宁顺根本就不相信,还恶狠狠的出声:“我自己能行,不用你假好心!”

        看来,他是把蓝儿和马统领归位了一伙。

        蓝儿气坏了,这个人也太不识好人心了吧!

        拽了拽苍夜的胳膊,蓝儿气呼呼的哼道:“夜,咱们走。哼,好心当成驴肝肺!我看那,以后有人肯帮你才怪呢。你这辈子,就别想和姓楼的在一起了!”

        这一话,显然刺激到了宁顺了。

        “你说什么?!”他气得拔出了剑。

        “好啊,你是要动粗是不是?!”

        蓝儿也装模作样地摆开了防卫的架势。太好了,有苍夜在她身边,她也不怕受伤。等她先跟着宁顺过两招,然后再让夜狠狠的收拾他!

        没想到,宁顺反倒先收了剑,脸色有些疲倦的摇了摇头。“算了,你走吧!”

        这个人,骨子里竟然还是透着善的!

        蓝儿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帮着个人了!

        “你可能不相信我的实力,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身边的这个男人,绝对能够帮上你。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考虑一下,要不要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们,好让我们想法子帮你。”

        这是,蓝儿做主了。她相信,夜肯定是站在她的身边的。

        果然,宁顺听了蓝儿的话之后,把眼神投向了苍夜,然后,眼神中的迟疑,慢慢地转为坚定。看来,魔王的气质就是不一般嘛!

        蓝儿有些骄傲的抱紧了苍夜的胳膊,笑眯了眼。

        “你肯帮忙?”宁顺问的是苍夜。

        苍夜点点头。自然是蓝儿说什么,他做什么了。他醒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她,一切自然以她的意志为转移!

        “那好,两位请坐吧!”

        宁顺请苍夜和蓝儿坐下之后,开始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其实,这就是一个很俗套的故事。宁顺的父亲和楼美人的父亲,是官场上的死对头,偏偏这两个人的儿女还互相看对眼了,私定终身,誓要永远在一起。楼美人的父亲自然是不同意了,先不提那是他死对头的儿子,他的女儿那么美,他可是有大用处的。谁都知道,但凡有资格成为魔王新娘候选人、去过花水村一趟的女子,身价个个都是水涨船高。回来之后,都是被权贵人士的公子抢着要的。楼美人的父亲还指望靠自己的美丽女儿在官场上更上一重楼呢,怎么可能把女儿嫁给宁顺?!

        这一次,楼美人被选中成为了魔王新娘候选人。宁顺就急了,他生怕楼美人会被魔王选中,又怕等楼美人回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机会。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扮作马贼,来抢楼美人,打算成功之后和她双宿双飞!

        蓝儿拄着下巴想了想,回头问苍夜。“夜,你觉得他这办法如何?!”

        苍夜不屑的哼了哼。“愚蠢!”

        宁顺尴尬的黑了脸。

        蓝儿嘻嘻一笑,“我也觉得蛮愚蠢的!”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魔王绝爱,小说《魔王绝爱》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魔王绝爱章节目录 第125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