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听说你也转世了TXT下载>>听说你也转世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在劫难逃TXT下载
    分享到:

    听说你也转世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在劫难逃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杨过假装中招,“哎呦”一声倒在地上,瞪眼吐舌,手脚摆动。

        龙不与他耍,将身上盖着的深蓝色布料抓起,甩在杨过身上,缓缓站起,一步步走向石凳拿衣服穿。

        杨过抱着布料滚了一圈,从里面钻出来,还想撒娇撒泼,一抬头,看到了龙光/裸的背影,登时说不出话来,胸口一股热气涌了上来,直冲头顶百会,心跳如雷,与那日练功时情状一样。他随即低下了头,不敢再看,又觉得心有不甘,再次抬起头来偷瞧,眼神直勾勾的,不自觉地口涎大涨,不住吞咽,心里头麻痒、麻痒的。龙的动作很快,一身白衣很快装备。杨过看不到了龙白玉一样的身体,有些小小的遗憾,埋头在布料里疑惑、懊恼,心道:“我是练功练岔了?还是生了别的病?怪怪的!”

        龙整理衣领时,突觉胸口一空,扭头问道:“过儿,你看到我的玉佩了吗?”

        杨过发出“啊”一声,蹭一下坐起,道:“玉佩?哦,玉佩,或许留在咱们练功的石室了。”稍稍收拾奇怪的心情和身体反应,跑到龙的身边,扶着他走。

        龙道:“那就不用着急了,过儿,先跟我去孙婆婆的屋子把药拿了。”

        杨过言听计从,问道:“孙婆婆那里怎么会有药?”

        龙道:“曾经,我师父也受过伤,那些药本来是给她买的,可惜啊,她没来得及吃就死了,所以就剩下了,孙婆婆一直收着,以备不时之需。”

        杨过道:“你要是早告诉我就好了,我就可以提前给你煮好药,不用咱们还得奔波一番去找,龙哥哥,还有什么,是你知道而我不知道的,你先告诉我吧,要不然啊,早晚我会被自己吓死的。”

        龙道:“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

        杨过好奇,连声:“嗯,嗯。”点头不断。

        龙道:“不过……,你先把我的玉佩捡回来。”此时,他们恰好走到了以前练功的石室。龙夜能视物,扫上一眼,便看到那玉佩完完整整“趟”在地上,心道:“这玉佩跟我一样命大,竟没被摔碎也没被李莫愁等人踩碎。”

        杨过让龙倚着门边,急匆匆奔进去,一跃即到,伸手一捞,将玉佩捞进手里,紧接着一招“夭矫空碧”,为了避免撞上屋顶,于空中一个翻身,已是极上乘的轻功招数,又接着一招“玉女投梭”冲向外头,掠过龙的身侧,劲风带动龙的长发、衣衫飘动,这才稳稳落地。

        龙道:“过儿,你的轻功又好了很多。”

        杨过兴冲冲来到龙的身边,道:“龙哥哥,我发现,咱们两人的功夫还是要多跟人打架的,这些招式原本我也连不起来,但是之前为了躲李莫愁,我硬生生就会了。”说着,将玉佩给龙戴上,塞进衣服里,不知怎的,临时起意,用手掌好似不经意的在龙的胸口抹了一下才拿出来,心中窃喜,却又觉得自己的做法…多此一举。

        龙只当杨过为他摆正玉佩,哪里想得到杨过趁机揩油呢,继续往前走。

        杨过发现龙没注意,定了定神,道:“龙哥哥,你刚才要告诉我什么?”手掌摩挲着留恋刚才光滑、柔软的触感。

        龙道:“哦,险些忘了,我要告诉你,这墓里还有另外一间隐蔽的石室,那里头有更加高深的武功。”

        杨过问:“更高深的武功?比《玉女心经》还厉害吗?”

        龙道:“恩,比《玉女心经》还厉害,乃是本门武功的克星,所以等我伤好了,把《玉女心经》练成之后,咱们必须得学会。”

        龙所说的石室里有王重阳留下的石刻,其上有武林绝学《九阴真经》,非常难得。

        接下来的日子里,龙尽力疗伤,杨过照顾二人的生活起居,借助寒玉床修炼内功,他们只在墓中缺药、少粮或其他生活必需品之时才通过水道潜出古墓到山下购买,其余时间皆暗藏古墓不出。

        如此躲躲藏藏,两年过去了。

        这年,龙二十二岁,杨过十八岁。他们终于练成了《玉女心经》和王重阳留下的《九阴真经》,在这墓里头再无其他东西可学,唯有一张寒玉床可作为武功助力。然而,内功修为不可一蹴而就,练到了一定程度便到了瓶颈,哪怕是寒玉床的作用也变得甚微,只能留待来日,他们武功更深一层之时。

        这日,龙与杨过用过晚饭,龙坐在桌边静静饮茶、消食,杨过在水槽旁洗刷碗筷。

        龙突然问道:“过儿,我想一辈子这般或活着,在古墓隐居,你有什么想法?”

        杨过低着头洗碗,双手在水里一顿,抬头笑道:“那我就陪着你啊,咱们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一起生,一起死。”

        其实,杨过的心里是这样想的,既然二人已经习得极为上乘的武功,那么不如到外面去走走,也好增长见识,在这古墓里终究不是好办法。他本就是火热的性情,能在暗无天日的墓中老老实实陪着龙两年着实不易,相当委屈自己的意愿了。然而,相比去外面,杨过更不想让龙伤心。近些日子,杨过已察觉到龙在考虑出墓一事,举棋不定,久久不能决断。

        龙素来冷静、果断,这样优柔寡断的情况很少见。

        杨过将洗好的碗筷摆好,擦干净了手,来到龙的身边后,伸臂环住龙的肩膀,俯身将下巴搭在龙的肩头,道:“龙哥哥,我在这儿住一辈子也甘愿,真的,我不骗你。”语气诚恳,坚定。

        龙问道:“一、两年或许还好,三、四年,十几年、二十几年呢,你不会觉得气闷吗?”

        杨过心中一动,如实道:“我会觉得气闷,不过没关系,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和你多说说话就不气闷了,实在不行的话,我就这样抱着你,跟你亲近,也就不气闷了。龙哥哥,反正你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咱们说好一起相依为命的。”说着与龙贴着脸颊蹭动,道:“真好!”

        龙听他这样讲,心中感慨无限,长叹一声,终下决定,道:“过儿,收拾东西,咱们出墓。”

        听到“出墓”二字,杨过顿生极大的喜悦,跳起来在一旁手舞足蹈,大喊:“出去喽,要出去喽!”

        龙看着他如此高兴,又想想杨过对自己说的话,只觉得这孩子,他的徒儿,秉性良善,心中甚慰,对未来的忧虑也淡了几分。龙想:“杨过此生注定精彩,”我作为师父,不该将他埋没,否则岂不是枉自教导他一场?

        杨过在欢欣鼓舞中不忘注意龙的神色,他知道龙对外面有恐惧之心,收敛了嬉皮笑脸,来到龙的身边,面对龙郑重道:“龙哥哥,我会保护好你的,绝不让任何人伤害你,欺侮你。”拥人入怀。

        既然决定,就不须悔改。

        龙与杨过立即收拾细软,打好包袱,再给祖师婆婆、祖师和孙婆婆三人上香告罪,然后携手潜出古墓。

        出水之时,正值月上中天,明月如轮,挥洒皎洁光芒,繁星暗淡,难与争辉。

        算算日子,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

        龙运转内功蒸干身上衣服,杨过亦如此,两人走出洞口,站在一处凸起的山石上,一起仰望高空,呼吸山间清气,神清气爽,精神舒畅。

        杨过道:“龙哥哥,咱们先找个地方把包袱里的衣服晾干,在山上休息一晚,明天天亮之后再下山。”

        龙点头。

        杨过道:“我看,咱们就去那个开满红花的山坳吧,那里隐蔽,没人能找到,不会有人打扰咱们。”

        龙稍一迟疑,还是点头同意。

        杨过沉浸在出墓的喜悦中,因而没注意到龙的变化。师徒两个看清了方向,一前一后,施展轻功飞了过去。

        月下红花,娇艳非常,香气浓郁,密密匝匝,繁盛更胜往年。

        杨过指着那道红花绿叶组成的天然屏障,笑道:“这个正好当咱们晾衣服的架子,”说着,绕到“屏障”后,探出头来,又道:“咱们在里面躺着睡觉也正好,既遮风又挡雨。”

        龙却摇头,道:“这儿不行,衣服压在花上会被染脏,得另做一个架子。”

        杨过向来“不拘小节”,经龙提醒也想到,随手揪了一朵盛开的红花叼在嘴里,跟龙一起去旁边的树林折树枝。

        打开包袱,将衣服抖开,挂在做好的衣架上,龙将油纸包里的准备好的银票与杨过分了几张,剩下的自己拿好。自从有了下山打算,每逢出去采买,龙都会变卖一些古墓里的东西,资财丰厚,够师徒两个在外任意挥霍。

        龙与杨过寻了干净地方,席地而坐。杨过不喜冷清,叽叽喳喳说个不停,龙则在一旁静听,时而点点头,时而应上一两句,大多时候面无表情。就这样,大概过了半个时辰。

        杨过道:“龙哥哥,你先去里面休息吧。”指着花丛,又换了个方向,指向旁边的小树林,道:“我去方便,方便。”说着,急急忙忙窜了过去。

        这里偏僻,不担心发生危险,龙转身走进花丛之中,只觉得这里花香过浓,眉头微皱,但想到杨过喜欢这里,不过一晚,便也忍了,他刚铺好垫在身下的布料,忽听得外头有人靠近,说着颠三倒四的话,与奔回来的杨过互喊,一个叫“乖儿子”,另一个叫“爸爸”,情真意切。

        龙心中一惊,“欧阳锋!”还没来得及思考应对之法,只听得欧阳锋沉着声音道:“喂,里边那位,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还不赶紧滚出来!”

        龙心一沉,心知欧阳锋疯癫,做事没有道理,若是对他来硬的,必然没有好果子吃,不如和颜悦色,好言相劝,换得暂时平安,心思电转,走了出来。

        龙拱手一揖,恭恭敬敬道:“见过前辈!”

        欧阳锋“嘿”“嘿”一笑,用他嘶哑的嗓音道:“小娃娃还算有礼数,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杨过一旁道:“爸爸,那是我师父,你别吓到了他。”

        欧阳锋不满,道:“师父?什么师父?哪门子师父?有我厉害吗?那我更得看看了。”说着,甩开杨过拽着他臂膀的手,走到龙的面前,要一睹这位“师父”的面目。

        龙抬起头来,暗自戒备,十分紧张。

        天上,遮月之云散开,月光倾洒而下,恰好照亮了龙的形貌,正是一个白衣翩翩,丰神俊美的少年。只看他,神色淡然,如雪如冰,月光之下,更显清冷,绝尘脱俗,周身泛着莹莹月光,好似仙人降世,傲然独立,尽显尊贵。

        欧阳锋双眼愣怔,只觉得眼前之人甚是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又觉得面前少年气质太冷,与自己心中那人不太一样,一时之间,脑子混乱,分不清现实,有一个名字在嘴边徘徊,就是喊不出去。

        杨过见欧阳锋神色有异,心道:“坏了,义父要犯病,得赶紧把他带到一边去,误伤龙哥哥就不好了。”于是,大喊一声:“爸爸,你快教我功夫啊。”杨过心知,欧阳锋虽然疯癫,却对武功绝对痴迷,用这个为诱饵肯定管用。

        果然,欧阳锋回了神,抓了抓蓬乱的头发,瞥了两眼静立不动的龙,不屑道:“你这师父也就皮囊好看,能教你什么,走,爸爸教你武功绝学。”拉着杨过离去,离开过程中难免多看龙两眼。

        龙见两人离开,稍稍松了口气,却不敢完全放心,心道:“难道真的劫数难逃?”,打算回古墓躲躲,至少得挨到天明不被他人发现。打定了主意,龙不敢迟疑,当即要走,谁知,破空声从后背传来,要躲已来不及,被点中了背后穴道,僵立在地。紧接着,欧阳锋从后跃到了龙的面前,嘻嘻笑道:“我可不能让你偷学了我的绝学。”又要往龙腰间穴位一点,加一道保险。然而,欧阳锋看龙样子,心中突生怜惜,竟下不去手,道:“算了,谅你也解不开,怎么说你也照顾我儿子那么长时间,我给你找个合适的地方待着,”往四周一望,锁定了那片花丛,将龙扛了进去,平躺放好,笑道:“这地方好,遮风挡雨,还有垫子,小娃娃好好藏着吧。”稀里糊涂又走了。

        龙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唯有一双眼睛可以眨动,心中焦急不已,大呼:“在劫难逃。”只能心中抱着一丝侥幸:“甄志丙侵犯小龙女是在龙女和杨过所建造茅屋外,那位置与这片花丛相距甚远,我身为男子,该不会遭此厄。”

        花香弄得让人昏沉,龙渐觉难以集中精神,竟要睡去。或许,这花有迷人之效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龙觉得身上沉重,睁开眼来,眼前一片黑暗,见不到丝毫光亮,有人在他的脖颈间以口舌亲吻,初时胆怯,犹似蜻蜓点水,一触即离,后来竟越来越放肆,急切啃咬了起来,多番流连。<div css="con_l"></div>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听说你也转世了,小说《听说你也转世了》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听说你也转世了章节目录 第四十四章 在劫难逃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