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库
  • 我的书架
  • 最近更新
  • 收藏本站
  • 您的位置:首页>小说故事>>兽血沸腾TXT下载>>兽血沸腾>>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二章 小看祭祀等于自寻...TXT下载
    分享到:

    兽血沸腾: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二章 小看祭祀等于自寻...

    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回车) 下一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 www.fzlbas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fzlbase.com

        第七百零二章 小看祭祀等于自寻...

        雪白色的蛋形天幕来自唐蓓尔金娜。

        借助泰穆尔拉雅雪山这个冰雪主场,冰凰特有的“霜岚领域”在冻魔特效上得到了大大增强,自“霜岚领域“出现伊始,身处天幕之内的高手都出现了大幅度的魔力梗塞现象,原先行云流水一般转闱自如的元素力量,突然之间像是变成了卡壳的齿轮,运转开始不灵。

        绛紫色蛋形天幕是血族大公克洛泽的倾情奉献。

        这个“血之博弈领域”是血系魔法的终极体现,身处领域天幕之中,一旦体表出现外创式伤口,全身的鲜血就会变成爆发的火山。

        说实话,这个领域更像是一锤子买卖的赌命领域。

        这很符合堕落魔法的特性:极端!

        不光是冰凰和血族大公召唤了领域,爱琴巨龙中实力最强的五阶黄金巨龙,有着“天空之龙”美誉的克拉尼奥蒂也准备释放“大雷音领域”来着。

        如果“大雷音领域”能成功笼罩大地,身处天幕范围内的强者们在持咒和战斗时,就得格外注意自己的动作幅度了,因为在这个领域中任何过大的动作都有可能摩擦出“等离子静电风暴”——无论持咒还是战斗,躯体部位突然被百万伏特电击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过很可惜的是,三颗脑袋的黄金巨龙克拉尼奥蒂死了。

        在它即将释放出领域的那一刹那,稍稍提前出现的“万花筒领域”用全频波长将它干扰到了——元素反噬的直接后果就是克拉尼奥蒂爆成了一团球形闪电。

        其实以“天空之龙”地强大实力,只要调整好心态,冷静地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实力。“万花筒领域”未必能干扰到它施法,但是海胆华纳里贝里把握时机的能力实在太棒了!

        当时克拉尼奥蒂已经开声吐气吟诵最后一个结尾音阶,距离领域召唤成功仅有一线之遥,松懈的心神、突然出现地“万花筒领域”。成为了谋杀它的两大凶手。

        这就是真正的高手过招!

        谁是鸡蛋谁是石头,只要碰一碰就能得到结果!

        倘若抛开立场的正义与邪恶不说,海胆华纳大师在出手时机的把握方面确实已经能与昔日的爱琴圣奇奥普斯卡什一较长短!当初在加里曼丹城,老普用一记“二氧护盾”轻松搞定宝典阿訇马拿利的战斗,利用的就是对方的魔法即将大功告成、心神一松的机会一击得手——这种机会转瞬即逝,惟有境界高超地顶级法师才能捕捉到!

        充斥着血与火的搏杀仍然在残酷继续。

        “万花筒领域”让所有高手都打起了十二份的精神和警觉,这可不是什么草台班子地领域,这是堂堂圣阶大师的领域,十头巨龙被引发元素反噬就是一个最好的明证!虽然这份战绩更多要归功于里贝里大师的战斗嗅觉而不是领域力量,但圣阶领域有多强悍已经不须赘言。

        算上“霜岚领域”的冻魔特效和“血之博弈领域”受伤即死地强大作用。爱琴高手们只稍微愣了一愣,便不约而同地选择起了最直接最基本的肉搏战术!

        冲上去!

        用利爪,用獠牙。用撞击,用践踏,用自己身份的每一部分当作武器!

        有“血之博弈领域”在,只要对手地体表被划出一道细小的伤口,领域力量都能将它吸成干尸!

        之所以说这是一场悲壮的反击。那是因为即使有两大领域的帮助,战况仍然是一面倒。

        数量终究还是无法代替质量。

        从魔法级别来看,无论冥界至尊还是魔界至尊。都至少要比爱琴群豪高出两阶,其中冥界大统领茵格里切宝起码要高出三阶!魔寻师比中级法师也是高三阶,试问,数十个中级法师与魔导师对阵又会是什么下场?

        无独有偶,远在翡冷翠的星界之王达历桑德罗也在这时候说出了一句至理名言,把这句话拿来形容发生在采玉城的对阵情况再好不过了——魔法走到极致,一阶之差就是数字后面多添一个零少添一个零的区别!

        茵格里切宝继续吟诵出的是“苏泊尔林格”的真名,合什地双手拉出了一柄通体漆黑的宝剑。这柄名剑来自于爱琴大陆根本无人知晓的尼伯龙根位面,是赫赫有名的黑魔剑。每杀死一个强者,剑的能力便会增强一分!

        “万花筒领域”之中,也只有它还能无视元素全频干扰,继续马不停蹄地释放出魔法!

        这一次,冥界大统领无往而不利的“名剑召唤”虽然照样射杀了两头风龙,但这次攻击严格来说却应该算作落空才对——两头风龙已经晃开了身躯,只是被黑魔剑在爪部和肋部划开了两道豁口,若是在平时,这样的伤口还不会让它们丧生,可现在是位于“血之博弈领域”中,任何伤口都会寻致全身鲜血爆发!

        从这里我们不难看出,连吃六记闷棍的爱琴群豪,总算是领悟出了一点对付茵格里切宝的经验。

        由于之前的爱琴大陆谁也没有和茵格里切宝交过手,冥界第一大统领的战斗风格是什么样,爱琴上下一概弗得知,现在能做的也只用鲜血和生命去补交学费。

        刘震撼和冥族在南十字星森林第一度交手时连剁十三头冥兽,同样是沾了冥兽对他缺乏了解的光,请问现在还有冥兽敢和爱琴圣霄玩近战肉搏吗?

        同理,爱琴群豪与冥界第一大统领初次交手,级别相差又这么大,只吃了六记闷棍也真不算过分;不过在视野开阔的情况下连续观摩三次,爱琴群豪如果还看不出一点门道。那它们也真不配再冠以超阶生物的名头了!

        事实很明显,冥界大统领的“名剑召唤”之所以凌厉无匹,一是因为它地出剑速度实在太快,剑及履及。无论爱琴群豪想拦截还是想规避都有点力不从心;二是因为元素精灵,茵格里切宝每使用一记法术,它的元素精灵就会跟着照猫画虎,俨然就是另外一个冥界大统领!

        第三个原因最为重要,茵格里切宝用的名剑全是诸位面流传于史诗之中的神器!

        这些附加着奇特效力地名剑是比真珠还真的实际物品,虽然它的攻击模式很像魔法,但它却不应该被算成法术,对于这些神器发动的魔法式物理攻击,防御护盾如何能够抵挡?硬抗!别胡扯了,神器如果连血肉之躯也破不开。那还叫什么史诗武器?

        不可否认,冥界大统领的“名剑召唤”无愧天下魔攻第一法术的美誉,但它也并非毫无缺点。

        名剑一旦出手确实是挡不住。名剑如果没出手之前呢?

        茵格里切宝吟诵出剑之真名时,手部动作总还是有迹可循的,尤其是在“霜岚领域”出现后,因为冻魔作用,它的动作更慢了些许!不需要去专注它的名剑到底是什么飞行轨迹。因为那根本不可能用肉眼和感知去捕捉到!要注意的是它地手部动作——这也是神箭哲琴对敌时经常使用的一门技巧:“姿势预判”!

        两头风龙成功规避了“名剑召唤”!

        它们的死要归咎于“血之博弈领域”,从对抗角度来说,风龙地的确确逃过了一击必杀的异界名剑!

        “不愧是爱琴强者。领悟力真是没话说!”就连茵格里切宝也不由得赞叹有加,它边向后退边吟诵出“霜之哀伤”的真名,四位铠甲冥龙抢前一步,封住了它的身前。

        一柄羚角吞口,犹如雾凇般地古雅长剑在茵格里切宝手中迅速成形,这就是一万年前魔界死亡领主萨穆埃尔的贴身兵刃,不知道这柄名剑现在是埋在哪个黄土堆里还是遗弃在无人问津的深山老林,但它响应了冥界第一大统领地召唤,重新在爱琴的星空下吐露出了自己刹那的芳华。

        丽芙女王的“月之白虎”被劈落尘埃。

        又是一笔学费。

        这一次冥界大统领和它的元素精灵没有各打各的。而是集中火力对付起了一个目标,因为爱琴英豪已经摸到了规避单一攻击的窍门!

        下一次自己还有把握再躲过去吗?爱琴群豪都在思索一个问题。

        西方天空同样在流血。

        “律令,束缚!”海胆华纳大师用奥晶重新补足了元素力量,双手结成玄奥的印记,单指一点,一头冲的最快最猛地血龙立刻觉得浑身仿佛无形的枷锁束缚,带着不甘的咆哮流星也似坠向地面。

        “律令,阻挡!”随着华纳大师的再次点击,位于他手指正对的方向,空气中突然多出了一面无形的墙体,一头血龙没刹住前冲的动作,硬生生与无形墙体轰出了重重的爆响,“血之博弈领域”的作用力顷刻间就将这头头破血流的黑龙抽成了木乃伊!

        这就是律令系奥术!

        海洋魔族在奥术研究上独一无二的世纪成就!

        这种奇特的奥术主要就是依*法师集中意念去遐想,当奥法与精神力有机地结合为一体时,明明不可能发生的事就会变成可能!

        无形无色的力量怎么能突然束缚住一头血龙?

        一面无形无色的墙体悉数如何能让一头加速狂冲的血龙撞的头破血流?

        只要里贝里大师固执地认为这一切可能,律令系奥术就能让他得偿心愿!

        律令奥术比拼的是执念,比拼的是意志,这就是一门无比强悍的“妄想成真”奥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与里贝里大师并肩作战的嘉宝女王也没闲着,在影侍的保护下,她用冗长玄奥的咒语召唤出了“时空放逐碎片”,将两头最勇敢的血龙发配到了未知而遥远地宇宙中去享受永恒的时空流浪。

        圣霄之影、龙虎之影就像忠诚的卫士。稳稳地守护在两位魔界强者的面前,如同铜墙铁壁。

        跟随着血族大公克洛泽来攻击两位魔界至尊地地狱黑龙在困难面前无耻地选择了临阵脱逃,以它们的心理素质本来就只能打打顺风仗,这么危险的战场已经超出了它们的承受范围——“霜岚领域”的冻魔和“万花筒领域”的扰魔。就算主战黑龙来这也未必还能释放出法术,而“血之博弈领域”就更危险了,随便一个伤口都会寻致全身脱血!

        目标可有圣霄大法师的影子啊,对刘震撼有严重后遗症的地狱黑龙哪里还敢上去拼命!打不过就逃呗,这对堕落多年的它们来说并不会带来任何负罪感!

        临阵脱逃是会大面积传染的战场痼疾,短短几轮交手,铠甲冥龙还未出手,采玉城六十五位超阶生物和极道高手只剩下三十九位,几乎缩水了一半,穆里尼奥地老底子除了一个血族大公。只剩下了火凤和冰凰!

        在黑龙的不良影响下,守序巨龙中也出现了几个败类。

        没办法,“南十字星森林神域大战”把龙族的主战菁华基本拼光了。现在地爱琴巨龙,多数都是阅历浅薄的初哥,在血战面前心理失衡纯属正常。训练有素的军队尚且会一溃千里,何况是组织结构松散,只是临时统一起来的爱琴龙族!

        原本还有点犹豫不决的巨龙在败类模范地引寻下也迅速加入了逃跑的行列。看到逃跑者越来越多,意志还算坚定的巨龙也不禁动摇了,这么多逃跑地。自己留下来岂不是要做垫背,赶紧跑吧,反正采玉城两场大战的战果已经够辉煌了,如此强悍的对手还是留给爱琴圣霄去对付吧……

        两对七彩龙和仙女龙面如土灰。

        除了伙伴的逃跑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敌人的强劲也是一大原因。

        茵格里切宝、铠甲冥龙和巫妖王、海胆华纳全都精通空间法术,它们的移动速度快如鬼魅,除了风龙和擅长飞翔的凤凰,大多数巨龙都追不上这些侵略者的移动脚步,而且对方地等级又这么高。巨龙还在射程之外,侵略者的法术就已开始倾泻。

        三大领域害得用魔法也不是不用魔法也不是,这仗还怎么打?

        衡量一下战果和局势,两对上位巨龙搭档也选择了“战略转进”。

        没什么大不了的,采玉城现在就算丢了,也影响不了战局。

        冥、魔二界的至尊强者在空中顺利会师,它们没有继续趁胜追击,而是乐呵呵地看着作鸟兽散的爱琴群豪,这对它们而言是一个相当不错的局面,真要硬干下去,有“血之博弈领域”从旁插科打诨,谁敢保证三十九个爱琴强者不能把它们弄出一道小伤口?

        “我去了。”隆美尔拍了拍穆里尼奥岩石般僵硬的肩膀,提起了“雷神之怒”神器战斧,箭步跃上了谛听银象的背銮。

        一只强有力的胳膊拉住了谛听银象的嚼口银环。

        “你也走吧,现在撤退是唯一明智的选择。”穆里尼奥挥动右手,将魔镜再次收入空间戒指,他的表情仍然静如秋水,只有用心去看才会发觉在他的眸中隐藏着深深的颓落。

        美帅甩了甩黑色的发瀑,呵呵一笑,谛听银象霍地一个瞬闪窜去了好远,只留下一截砍断的缰绳在穆里尼奥的左手中荡来荡去。

        四位铠甲冥龙用八道华丽的法术将美帅连同谛听银象一起射碎,六阶巨龙可是能战胜魔导师的强大存在,何况六阶的冥龙还有个二元的大脑,可以同时射出两种不同谱系的法术,这可是当年一体双魂的茉儿才能做到的绝技!

        何塞家族没有一个孬种,布吕克纳老公爵肩膀上站着两只泪水涟涟的荆棘鸟,手中抱着两个乖孙,与穆里尼奥肩并肩傲立于城楼,在他俩的身旁,还有胸潮起伏的丽芙女王和火凤冰凰,血族大公克洛泽。

        “你是自己投降还是我来动手?”冥界大统领威风凛凛地问道。

        魔冥二界的至尊强者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它们与采玉城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就算城楼上数百名比蒙祭祀有心玩命也只能徒呼奈何。战歌没有元素反噬之虞,可以在“万花筒领域”中安然释放,“星云连锁闪电”也足够强悍,可是战歌是有射程限制地!

        当然了。目前这个距离当然也在茵格里切宝,嘉宝,里贝里和铠甲冥龙的攻击范围之内,高手嘛,多少要占点等级的便宜。

        “你为什么用比蒙古语吟诵剑之真名?”穆里尼奥突然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别人或许听不出来,但只要是比蒙祭祀都听地真真切切,茵格里切宝在吟诵剑之真名时,用的不是冥语而是比蒙古语。

        “故老相传,我们的父神在游历爱琴大陆时,发现这世上最好的召唤法术就是你们比蒙的通灵战歌。”茵格里切宝哈哈大笑:“漂亮的朋友,这下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用比蒙古语来吟唱剑之真名了吧?我确实精通空间魔法。但“名剑召唤”却并非是什么空间系魔法,它是一首用冥语和比蒙古语交杂的通灵战歌!”

        “这怎么可能?”采玉城的祭祀当场炸了窝。

        “漂亮的朋友,你一定很气愤吧?我居然是一个不太称职或独辟蹊径的偏门祭祀……”茵格里切宝乐不可支地告诉穆里尼奥:“别意外。千万别意外,剑有“剑胆”,尤其是神器战剑,那更是集天地菁华为一体地灵物!你们萨满教义不是崇尚万物有灵么?名剑召唤很符合这个定义!对了……你有没有兴趣学习这首战歌?呵呵……学会这首战歌就能与万千位面的史诗名剑签定临时助战契约,多划得来?”

        冥语谁能学得会?

        茵格里切宝这是故意花椒和调戏穆里尼奥。

        “我没生气。通灵副本战歌嘛,和我猜想的一样,不过总得跟你亲口求证一下。你地元素波动太庞杂繁芜,想分出歌力和魔力太难了。”天鹅主祭没生气,扬了扬手中的七弦琴,他继续说道:“能将名剑射这么远,你的歌力真是让我钦佩,从祭祀角度来看,你比我厉害。看到这上面的珍珠没有?这全是我们斯迈珍藏多年的顶级火浦珍珠……”

        天鹅主祭抖指连拨琴弦,淙淙琴音刚落,一片振翅天鹅状地火云怒射九霄。堪堪飙到距离冥魔二界至尊强者还有一大半路程时才湮散消失。

        冥魔二界的强者连眉毛都没跳上一跳,这片音刃火云的攻击力不过相当于高级法术,对普通人来说可能杀伤性极大,但是对高手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别说射程不够,就算真地射中也没什么,这种层次的法术连极道强者的魔法护盾也休想攻破。

        “我一直认为我是个罕见的祭祀天才,当别人还在用水中出产的珍珠弹射音波水刃时,我已经研究出了“目之叮咚和弦”在不同珍珠的使用上会出现的音刃谱系差别!”穆里尼奥叹了口气,丢下了手中的七弦琴,冷冷地凝视住了茵格里切宝:“万万没想到,除了一个李察,已知世界上还有歌力程度能远超我的祭祀!”

        “任何元素力量都可以修炼积攒,歌力也一样。”茵格里切宝傲然说道:“你是天才,我承认这一点,但我也认为我是一个天才,比你更强地天才!”

        “殿下,战歌讨论会可以结束了吧?”巫妖女王笑道:“虽然“万花筒领域”能干扰元素力量,采玉城无法用通讯手段对外求援,但是那么多巨龙跑掉了,不定就会带齐人马重新回来触霉头,我们也该早做准备才是。”

        里贝里大师点点头,同意嘉宝陛下的说法,他和李察曾经见过好几次面,内心深处一直很忌惮着那个剽悍到令人发指地步的滚刀肉。

        “撤掉你们的领域!除了你和你的那两个肥儿子,其余的人可以从城楼上滚蛋了。”茵格里切宝挥了挥手,示意穆里尼奥别拿采玉城的命运做无谓的抵抗:“我要的就是你们父子三人,千万别妄想反抗,我最厉害地名剑“埃克斯卡利巴,和“达克摩利斯”还没有出手,若是想尝尝味道。尊敬的火凤凰祭祀,你只管言一声!”

        “不行!”唐蓓尔金娜一把抢过二少和三少,紧紧搂在自己怀里,声嘶力竭地尖吼道:“谁也不能把我的孩子抢走!”

        冰凰已经快要崩溃了。她甚至心里连刘震撼也一起给恨上了,不是翡冷翠领主提供的“歌唱水晶,,二少和三少怎么会拥有强大地魔法能力!没有强大的魔法能力,何塞家族又怎么至于让这两个小孩踏上战场!

        “你们要我和我的孩子?”穆里尼奥愣住了。

        “没错!你和你的肥儿子能派大用场呢!”嘉宝陛下心想我待会还要送你们采玉城一个禁咒尝尝,谁也别想跑。

        穆里尼奥堪称一个优质俘虏,他没有再问任何废话,也没花多长时间便将所有采玉城的人马全赶到了远远的东城一侧,只留下两个满眼仇恨的二少和三少与他一起屹立在城楼上方。

        用感知侦搜了两遍城楼,巫妖女王和海胆华纳对茵格里切宝点点头,表示对方确实没玩滑头。除了几个出去收尸的龙人,这座城市现在已经把穆里尼奥和两个肥崽拱手让出了。

        “麻烦您了。”冥界第一统领对里贝里大师伸手做了个请的动作,禁锢类法术再没有比律令更好的选择了。

        “律令。束缚!”海胆华纳大师食指遥点穆里尼奥和鹣鲽血婴,心中暗暗腹诽茵格里切宝有点太过小心,只是区区一个祭祀罢了,连魔宠都被赶走了,他还能翻出什么浪花来!

        嘉宝女王给里贝里大师和茵格里切宝暗暗使了一个眼色。海胆华纳和冥界大统领会意地点了点头,一旦穆里尼奥和鹣鲽血婴抓到手,即便巫妖王不动手。他们俩也不会放过采玉城剩下地人马,斩草要除根,这是前辈们挂在嘴边的老话。

        影侍和冥龙将穆里尼奥、鹣鲽血婴捉回来之后,三位魔冥至尊强者哈哈大笑,各自开始持咒。

        采玉城骚动起来,火凤、冰凰和血族大公再次腾上天空,三位六阶冥龙上前一步,将三位大佬牢牢遮挡在身后,满脸的不屑。以它们地实力,解决采玉城硕果仅存的三大高手根本一点问题都没有,等级相差太大了!

        一道雪白色的辉煌光环当头罩落里贝里大师的头顶,距离太近也太突然,这位强大无比海胆华纳连一声都没响便一个倒栽葱落向了地面。

        这是第一个倒霉鬼。

        还没等剩下的魔冥高手反应过来,背对穆里尼奥地三位七阶冥龙、元素精灵一个接一个栽下了云霄,然后搂抱着穆里尼奥的圣霄影侍也在光环盖顶之下洛向地面,一手提着一个鹣鲽血婴的六阶冥龙大惊失色却连敌人在哪都没看出来,就这一个愣神已经来不及了,一道雪白色地战歌光环迅速在它的脑门上罩落,避无可避。

        有必要介绍一下魔冥二界强者的站位,位于第一排的是三位严阵以待的铠甲冥龙,第二排是元素精灵,虎侍,第三排从西向东分别是提着二少三少的冥龙,抓住穆里尼奥的冥龙、里贝里大师、龙影侍、巫妖女王、茵格里切宝。

        冥界第一大统领和嘉宝陛下很幸运地逃过了一劫。

        穆里尼奥动手时,它俩都被身躯庞大的替死鬼挡的严严实实。

        等重新恢复自由地穆里尼奥想对付他们俩时,见机不妙的两大强者强行中断了持咒,仓促之间一个瞬闪还是溜出了好远,又连续几个瞬闪,惊魂未定地在领域边缘站定。

        天鹅主祭展开双翼,一个俯冲将两个儿子捞在了手中,风木两系法术虽然级别不高,起码的“风翔术”穆里尼奥还是用的出来的。

        将儿子丢给了冰凰,天鹅主祭从怀里摸出了一瓶血髓,仰头灌进了嘴里。

        血族大公克洛泽人还没到,两道“血月飞轮”已经劈散了傻乎乎发呆的龙虎影侍。

        “你……你……”事发实在太仓促了,两位魔冥至尊瞬间的距离没有上一次那么夸张,看着一脸从容的穆里尼奥,它俩连话都说不周全了。

        “歌力再强,境界不够也没用。”天鹅主祭站在火凤凰的背上,抽出腰带间的金笛在手中晃出了一道光圈:“坎帕斯忠实信徒,又岂是什么野鸡班子的皮毛末技能媲美的?也让你们开开眼,我刚刚用的就是单控战歌光环!”

        “力量汲取战歌?连用七次单控邪恶光环?你有那么多歌力吗?”嘉宝女王顾不上擦拭嘴角的血渍就先尖叫起来:“不对!你刚刚用的明明就是辉煌光环!”

        “没错,那的确是辉煌光环!“沉睡的娜塔莎——冬眠结界之歌”你们应该听说过吧?单控使用的话,这首战歌就不止对空间金属起作用了!”天鹅主祭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女王陛下,您应该知道我们比蒙祭祀的“冬眠结界之歌”是唯一的一首永久加持光环吧?恭喜您,如果你能在地上找到完整的影侍,今后就能用它当人形美杜莎徽章用了。”

        嘉宝女王在发抖,怕的。

        单控光环不须吟唱就能召唤,又是无豁免机制的战歌攻击模式,若不是刚刚还有几分运气,现在她肯定已经成为了一具艳尸。

        “你这家伙,竟然用自己的命来赌博啊……”茵格里切宝浑身颤抖着看住了地上不知生死的冥龙,这四位铠甲冥龙跟随它鞍前马后、出生入死,闯过无数的大风不浪,没想到末了却栽倒在近在咫尺的冷箭之下。永久光环无法驱散,无论冥龙摔没摔死,它们都铁定完蛋了。

        “我的攻击范围又不如你们,赌不赌都是一样的下场啊,要怪就怪你们为什么妄想活捉我!”穆里尼奥的怒吼在雪山之巅和针叶松林中阵阵回响:“你们什么时候听说过一位斯迈祭祀会向敌人曲膝的?”

        “漂亮的朋友,这次你真的惹毛我了!”冥界大统领“呸”地吐出一口黑血,英俊的脸蛋扭曲成了狰狞的麻花:“就凭你现在这点人马,难道我就拿你没辙?太小看我了吧?”

        接过血族大公递过来的六枚还挂着脑浆和血丝的血龙驼都,穆里尼奥悲愤地茵格里切宝晃了晃,驼都中的元素力量是最纯净的生命菁华,能增幅所有元素力量,不但包括魔力,也包括歌力。

        茵格里切宝的目光缩紧了,它知道这玩意是什么,它的弟弟耐温尔因克也兼修血系魔法。

        “你的元素精灵已经没了,我就再赌一把试试看吧,反正赌不赌都是一回事!”穆里尼奥云淡风轻地一笑:“通灵副本是吧?今年我遇到的方言战歌可不止你一个,尊敬的茵格里切宝!反正战歌不怕元素反噬,我们现在就来好好切磋切磋“名剑召唤”吧!”

        有风起了,天鹅主祭在如水的月光下用力甩了甩自己白金色的长发,目光凌厉。

        山岚吹起了金色的袍角,一个红色鹦鹉螺挂坠在他腰后熠熠闪光。

        理想文学[.03wx.com]整理收集

    小说骑士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收藏小说骑士(www.fzlbase.com)

    相关书籍推荐
    别人都在看什么......
    申明:兽血沸腾,小说《兽血沸腾》文字、目录、评论均由网友发表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兽血沸腾章节目录 第七百零二章 小看祭祀等于自寻... Copyright 小说骑士 All Rights Reserved.